搜索 解放軍報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凸顯危險傾向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吳敏文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2-08-11 09:27

7月22日,日本政府發布的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除繼續大肆渲染所謂“中國威脅論”外,還首次聲稱所謂“中國展現出不惜武力統一台灣的意圖,(此舉)正在加劇地區局勢緊張”,凸顯日本防衛政策的危險傾向。

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隨後表示,“我們要求日方正視和反省侵略歷史,停止以受害者的偽裝混淆國際視听,停止在相關問題上的錯誤言行,切實以負責任態度和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背景

日本《防衛白皮書》是日本政府闡述對本國安全環境判斷和防衛政策的官方文件。作為二戰的戰敗國,日本和平憲法不允許日本保有國防軍、不承認集體交戰權,日本國家安全由《日美安保條約》提供。但是,隨著國際局勢和日美關系的變化,美國逐漸放松對日本的軍事控制,1970年日本政府發布戰後第一份《防衛白皮書》,1976年開始逐年發布。

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的發布,有著特殊的戰略背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全面繼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與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不同,拜登政府加強了與亞太、歐洲盟友的關系,包括加強在印太地區的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等盟國的協調。這些協調不僅包括軍事合作,而且體現在經濟、技術和貿易等方面,以達成美國與盟國一致遏制中國的目的。在此背景下,日本作為東亞大國和美國在這一地區的鐵桿盟友地位日益凸顯。

在貿易對壘、軍事恫嚇沒有預期效果的情況下,美國試圖通過技術和產業鏈脫鉤的方法遏制中國。然而,由于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難以撼動,全面產業鏈脫鉤可能導致美國乃至全球難以承受的後果。通過精心策劃,美國決定推動在芯片等高端產業領域與中國精準脫鉤。

7月28日,美國眾議院以243票贊成、187票反對,參議院則以64票贊成、34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價值2800億美元的《芯片和科學法案》。其中的2280億美元補貼美國的半導體芯片制造業,以形成對中高端芯片產業的壟斷;以520億美元支持美國在半導體行業、量子技術、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領域的創新,以形成對下一代先進技術的壟斷。日本在半導體研發和生產方面都具有不容忽視的水平與能力,在美國的全球高端技術產業版圖上,日本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內容

2022年版日本《防衛白皮書》在老調重彈的基礎上,又有新的發展。其主要內容除繼續渲染所謂“中國威脅論”,妄稱中國“在東海、南海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外,日本防衛相岸信夫在白皮書的卷首語中首次稱“中國不惜武力統一台灣的意圖,正加劇地區局勢緊張”。與此同時,白皮書認為,台海局勢“向著有利于中方的方向變化,差距呈逐年擴大之勢”。白皮書判斷,“中國軍隊設想的是一場包括陸、海、空、網絡、認知領域的一體化作戰行動”,為此“台灣需要應對的是軍事手段與網絡攻擊等非戰爭手段相結合的‘混合戰’”。

毫無疑問,這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7月26日表示,日方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涉華內容罔顧事實、充滿偏見,對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及正常軍事活動說三道四,刻意渲染所謂“中國軍事威脅”,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制造地區局勢緊張,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並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2022年版日本《防衛白皮書》顯示日本蓄謀修改和平憲法。迄今,日本擴張武裝力量的最大內部制約即其和平憲法。日本《防衛白皮書》渲染“中國威脅論”,以此為借口發展武力的最直接目的就是突破和平憲法的限制,建設一支真正的國防軍,以實現所謂“正常國家”的圖謀。

今年時值日本第26屆參議院選舉,主張修改和平憲法的政黨、政客在參議院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是實現修憲的必要條件。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為其支持的政客進行競選造勢時遭刺殺,使得日本社會形成一股同情安倍晉三的悲情。在此背景下,7月11日揭曉的選舉結果是,包括執政的自民黨、自民黨執政伙伴公明黨等主張修憲的四個政黨總計獲得177席,已經明顯超過參議院議席總數三分之二的166席。至此,在日本國會眾參兩院,主張修憲的政治勢力均已超過三分之二這一“閾值”。這為日本政界推動修改和平憲法大開了方便之門。

確定年度防衛費額度,是日本《防衛白皮書》中的重要一項。2022年日本防衛費被確定為5.4797萬億日元(約合500億美元),支出防衛涵蓋武器采購、裝備升級、技術研發、人員部署到與駐日美軍相關的項目等。這個額度是日本防衛費連續第八年增長,並且打破了日本此前“防衛費佔比不超過國內生產總值1%”的慣例。

根據和平憲法,日本不僅不能建設國防軍,即使現有的自衛隊也于法無據。但是,近年來,隨著美國全球戰略重點向印太轉移,開始松綁日本的武力發展,日本的軍事野心也開始膨脹,開始發展進攻性作戰能力。如大量采購美國的F-35戰斗機,建造、升級改造“出雲”級護衛艦為直升機航母,並將具備起降F-35B垂直/短距起降戰機的能力。與此同時,日本積極采購中程導彈,構建所謂“對敵基地攻擊能力”。

此外,為適應戰爭形態智能化、無人化發展需要,日本高度重視提升無人作戰能力,除大力引進美制“全球鷹”“死神”無人機,還不斷加大國產無人機研發力度。在新型作戰力量發展方面,日本將網絡、電磁和太空等領域視為日本防衛力量重要支柱,組建專業作戰部隊和對應指揮機構。在日本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中,防衛費重點向網絡作戰、太空作戰以及電子作戰部隊等大幅傾斜。

影響

日本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所凸顯的軍備擴張態勢和積極干預地區局勢的企圖,違背日本和平憲法的精神,可能在多個方面產生極其惡劣的影響。

一是可能攪動軍國主義民粹和綁架本國民意。在和平憲法的約束下,戰後幾十年來,在日本民眾中,和平主義有了長足的發展,日本本身也從中收獲了和平與經濟發展的紅利。但是,無論是日本政界還是民間,擴軍備戰和軍國主義的基因根深蒂固。

此番日本參議院選舉的結果,使修憲力量超過所需三分之二的“閾值”,其中有很大的成分是民眾對安倍遇刺的同情,並不見得是同意修憲和使日本背離和平發展道路。但是,這確實為日本政客攪動軍國主義民粹、綁架日本民意,操控修改和平憲法議題提供了空間。

二是日本日益成為美國的戰略工具。日本是美國“印太戰略”在東亞乃至太平洋地區最主要的盟國,在中國日益崛起的背景下,美日在遏制中國崛起上具有共同利益,也使得日美之間的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的合作日益緊密。在《日美安保條約》的基礎上,近年來,美日防長加外長的“2+2”會晤日益成為一個固定的機制,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在美國力圖從經濟、貿易、產業鏈等方面與中國脫鉤,尤其是企圖通過“戰略競爭法”“芯片和科學法案”等在高科技領域遏制中國方面,日本成為美國爭取其加入這一系列行為的對象。7月29日,日本外相林芳正和經濟產業相生田光一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及商務部長雷蒙多舉行會晤。在這一新版“2+2”會晤中,技術保護和供應鏈安全是主要議題。其主要目的有兩個︰一是在半導體產業,尤其是高端半導體產業領域排除中國;二是在中國統一台灣成功後,確保美日半導體供應鏈的正常。

三是惡化地區安全局勢。客觀地說,維護地區和平是地區國家的共同利益,為了迎合美國的戰略需要惡化地區安全局勢,對日本本身也是不利的。日本學者和民眾並不樂見日本走上重新武裝的道路。日本東京上智大學政治學者中野光一表示,是時候把安倍的劍鑄造為犁了,日本應該“告別安倍、告別修憲、告別重新武裝”。這應該道出了大多數日本民眾的心聲,也符合日本自身的根本利益。

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7月26日表示,中國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是為了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更好地為國際社會提供公共安全產品。歷史已經並將繼續證明,中國軍隊始終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反觀日本,不僅不反省汲取歷史教訓,反而一味拿中國說事,蓄謀修改和平憲法,大幅增加防衛費,發展進攻性戰力,妄圖突破戰後國際秩序,這引起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嚴重關切和高度警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