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詩和遠方”,是啥絆住士官的腿?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趙雷 婁軼斐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30 03:26

“‘一個頂十個’的士官人才走了,能不心疼嗎!”走訪基層部隊,這樣的遺憾不是個例。如何留住士官人才、穩定士官隊伍,成了各級帶兵人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采訪中,部隊營連主官普遍反映,強軍興軍新時代,保持士官隊伍的穩定越來越重要。走向“詩和遠方”,是啥絆住士官的腿?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北部戰區陸軍某旅士官在訓練間隙分享訓練經驗和故事,講解方法技巧。楊國軍

走向“詩和遠方”,是啥絆住士官的腿?

——北部戰區陸軍基層部隊保持士官隊伍穩定新聞調查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通訊員 趙 雷 婁軼斐

“一個頂十個”的士官人才走了,能不心疼嗎

得知第80集團軍某旅士官靳洪卿晉升三級軍士長命令下來的那一刻,記者也跟著松了口氣︰這位在軍營奮斗16年的老班長,終于可以在軍營大舞台繼續施展拳腳了。

試想,一個打仗急需、基層想留的士官,倘若因為沒有通過高級職業技能等級鑒定而留不下,那得多可惜!

一石激起千層浪。靳洪卿留隊了,然而,有關“保持士官隊伍穩定”的話題,卻成為了大家熱議的焦點——

“‘一個頂十個’的士官人才走了,能不心疼嗎!”采訪中,某部領導嘆了一口氣,說起一件至今讓他難以釋懷的事兒——

那一年,部隊分下來一個晉升高級士官的指標。該部黨委從保留人才的角度把符合條件的兩名士官都報到了上級,懇請特事特辦,全都保留。

然而,因名額有限,只有某新型工程裝備操作手、三級軍士長楊文強晉升二級軍士長留隊了,而被譽為“爆破之王”的四級軍士長李忠祥卻含淚離開了軍營。

走訪基層部隊,這樣的遺憾不是個例。如何留住士官人才、穩定士官隊伍,成了各級帶兵人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

軍隊越是現代化,越需要造就一支穩定的士官隊伍

采訪中,部隊營連主官普遍反映,強軍興軍新時代,保持士官隊伍的穩定越來越重要。

“士官們有的唯恐留不下,有的擔心走不了!”第79集團軍領導表示,造成士官隊伍不穩定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那麼,都是士官,為啥會有不同的選擇?

“按現行規定,16年,是大多數士官軍旅生涯的‘終點站’。”某合成旅士官、代理排長劉洋告訴記者,他所在的部隊只有兩個高級士官編制,而他所在營有20多個同年度士官,競爭非常激烈,況且不管自己干得咋樣,僅“沒有經過兩年以上的正規院校培訓”這一條選晉 “硬杠杠”就把不少士官卡死了。

“不是不想留,是真不好留!”在某旅上士白廷凱看來,“16”這個數字就好像灰姑娘舞會上的“12點鐘聲”,鐘聲一響,老班長們戴著大紅花,伴著鑼鼓聲,就走了。

個別基層士官“吐槽”︰“啥都不怕,就怕在部隊悶頭干了十幾年,抬頭一看還得回到地方接著低頭干。”

“這些寶貴的士官人才,受諸多現實因素制約,在正值戰斗力的‘黃金階段’脫下軍裝,對部隊是一種巨大損失。”北部戰區陸軍兵員和文職人員處處長閆雪華坦言。

大凡從軍營走過來的人都懂得,軍人的犧牲奉獻是多維的,包括軍人自己、家庭和子女成長的犧牲奉獻。

某旅上士吳迪為了在部隊長干,動員對象到駐地安家。結果結婚不到半年,部隊卻移防千里之外。小吳妻子剛開始還能熬過兩地分居的生活,可懷孕後感覺力不從心,幾次給吳迪打電話︰“不行年底就趕緊回來吧!”漸漸地,內疚心和責任感猶如兩個重疊的影子,在吳迪胸中匯到了一起。

“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面對無依無靠的妻子,吳迪把這話咽進了肚里。

調查發現,基層已婚士官大多是上有老、下有小,既處在“建功立業的黃金期”,又處在“家庭困難的多發期”。家屬就業難、家庭住房難、孩子上學難、贍養父母難等實際問題,使一些基層士官很難把心思全部用在工作上。

“部隊的基礎在基層,基層的基礎在士官。”某旅旅長韓光明認為,當前“初級士官憂晉級,中級士官憂轉業,大齡士官憂婚期,已婚士官憂團圓”等現象必須引起各級重視,如果不及時采取相應的措施,必然影響士官隊伍的穩定,繼而影響基層建設發展和部隊戰斗力。

誠然如此。有時讓征戰大軍疲憊的,不是眼前的高山,而是鞋里的沙土。

士官們更看重“今天的機會和明天的希望”

士官,是戰士身邊的“官”,軍官跟前的“士”,論身份亦兵亦“官”、論工資待遇不高不低、論個人發展還需“邊干邊看”……

面對這個特殊群體,各級組織和領導如何緊扣特點、遵循規律管好士官隊伍、激發工作動力?

“阿基米德說過,‘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動地球’。”采訪中,某旅政委鄒文強深有感觸地說,支點決定力量,據此考量士官隊伍,給予他們機會和舞台,激發出來的潛能也將是巨大的,“留住心才能留住人”。

某旅上士王本強原來是機關兵,下到修理連後,原打算混兩年就退伍。誰知一下連,連隊就積極培養他學習修車技術,感激連隊給自己學技術的機會,王本強發揮出文化特長,包攬了連隊的板報工作。指導員見他還喜歡寫寫畫畫,又把連隊的一間空房子騰給他做“創作室”。這下,王本強有了成就感,又主動擔任連隊的思想骨干。原本打算退伍的他,年底主動選取了上士。

人順其心,則百事俱舉。該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梁永剛對此感觸頗深︰“士官糾結的,其實是許多‘是’與‘否’。”追夢是否有舞台、前途是否有奔頭、價值是否能實現……組織需要明確答復他們的,其實也正是這些“是”與“否”。

前不久,某旅在士官隊伍中進行問卷調查,“答案”令人深思︰婚後家在駐地的,只想每月能回家兩次,不隨意取消;兩地分居的,只想每年能休假兩次,不中途召回;未婚對象在駐地的,只想每周請假外出一次,不被“卡”比例;異地戀的,只想手機每天休息時能使用,不搞“土規定”……

這些要求過分嗎?很難滿足嗎?“答卷”引發該旅領導深思︰如何打造拴心留人的良好環境,是穩定士官隊伍一個重要的砝碼。

“也要嘗試打破死板的條條框框。”不少基層領導談到,一些單位受指標限制,關鍵崗位留不下人,而有的單位有指標卻沒有人才,建議打破平均主義,跨建制選取。誠如一位機關同志所說︰“只考慮讓士官服從條條框框,不考慮這些條條框框是否合理,總在自己絆自己的腿,這是多年來形成的一種落後的思維定式。”

這種人才使用的“絆腿現象”,不僅僅是一兩個人才的浪費問題,而是整個軍營大批士官人才亟待解決的課題。

“莫讓觀念絆了腿。”某旅政委劉海濤建議,保持士官隊伍穩定是一項長期任務,應該從機械的“兵員分配”盡快轉到靈活的“量才適用”資源配置上來,最大限度地發揮我軍現有士官人才資源優勢。

參與指揮編組作業,標繪營連作戰決心圖……走進某旅訓練場,記者看到,這些以往分隊軍官研練的指揮課目,如今已成為指揮士官的“必修課”。

有人說,“戰士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上干部。”但如今,在很多戰士看來,“士官長”“士官參謀”也是對士官綜合素質的高度認可。采訪中,記者听說,不少擔任“士官長”的士官回家探親或相親,“士官長”都是他們閃亮的開場白。

“士官們更看重‘今天的機會和明天的希望’,更期許的是擁有‘詩和遠方’!”許多部隊領導建議說,面向未來,士官群體的職業化道路也應該加快探索和籌劃。

“沒有高素質的士兵,就沒有高素質的軍隊。”听著來自基層的聲音,記者心潮起伏︰隨著國防和軍隊改革不斷深化,士官的舞台一定會更廣闊,未來的道路一定會越走越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