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軍各院校陸續展開畢業綜合演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匡大鎮 謝浩 趙冉然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6-12 04:02

有人說,在軍校學員的“畢業大戲”中,聯合考核是精彩第一幕,綜合演練是高潮部分。

從5月中旬開始,全軍各院校陸續展開畢業綜合演練,通過構設近似實戰環境,展開多類連貫課題聯演聯訓,讓學員們置身險難復雜環境,在濃濃硝煙中砥礪戰斗意志,用激情、團結、智慧鳴奏出一曲曲青春戰歌。

學員們經受了畢業季里最刻骨銘心的實戰化砥礪,每個人都成為這一戰場“活劇”的主角,其中不乏記憶深刻的“痛點”和“笑點”。實戰證明,青春之刃經過“戰場”淬煉會愈發閃光、愈加銳利。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在演兵場上作答畢業“試卷”

——陸軍步兵學院“淬火-2018”畢業綜合戰術演練見聞

■匡大鎮 謝 浩 趙冉然

贛南腹地,驕陽似火。一場“紅守藍攻”的戰斗悄然打響。硝煙四起,藍方迅速突破了紅方的前沿陣地,全力向紅軍指揮所推進。

“全連注意!目標2號陣地,反沖擊行動!”正當紅方要成功將藍方“掐頭斷尾”時,導調組“意外”裁決紅方反沖擊失利……

連日來,陸軍步兵學院為期一個月的“淬火-2018”畢業綜合戰術演練在火熱天氣中進行,數百名學員在實戰化演兵場上作答畢業“試卷”。

戰場就是如此殘酷,你如果大意了、松懈了、偷懶了,失去的就是生命

“紅一連”連長袁舜新此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戰斗前精心準備的反沖擊行動被導調組裁決失敗,讓他很是不解。更令他頭痛的是,無論他下達什麼樣的指令,藍方總能第一時間針對性地作出調整,好像完全看透了他的心思。

直到整場戰斗結束,他看到藍方戰士手中揮舞的對講機時,恍然大悟︰問題竟然是出在通信上!

原來,連隊為了便于在平時管理部隊,給班排連骨干都配發了一部對講機。袁舜新認為,相對于電台而言,對講機的溝通更為穩定便捷,節骨眼兒上說不定會派上用場。

讓紅方意想不到的是,藍方指揮員察覺了他們的“小聰明”,在戰斗發起前就輕而易舉地截獲了紅方的通信內容,干脆利落地拆解了紅方的整個防御體系。

對通信工具的“疏忽”也許只是紅方一時大意,但類似像這樣的“大意”被帶上戰場,並非個例。

學員段雪冰也後悔莫及。槍一旦打過子彈後通常需當天保養,否則很容易生�導致卡彈。那些天戰斗很緊張,段雪冰擔心每天來不及擦槍,就把發到手里的空包彈揣進了背囊里。

在一次夜間宿營中,擔任暗哨的他,發現幾名藍方隊員正試圖偷偷潛入宿營地。當要鳴槍示警時,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彈夾空空,結果被導調組裁決“當場陣亡”。

“戰場就是如此殘酷,你如果大意了、松懈了、偷懶了,失去的就是生命。”戰術教研室主任梁劍說。

此次綜合演練的所有導調都遵從“仗怎麼打,兵怎麼練”原則,從嚴從難從實戰出發,“逼”著學員們了解戰場、適應戰場、掌控戰場,真正做到“打一仗、進一步”。

戰場沒有預定的劇本,一切慣性思維都要消滅在平時

“合成一營”在反機降戰斗課題演練中,協力打出了一場滿堂彩。

這場戰斗講究的“快、準、狠”,在“紅一連”身上體現得淋灕盡致。先遣偵察隊一馬當先,摸透了藍方戰斗企圖,抓住藍方立足未穩之時帶領全連窮追猛打,不留一絲機會。

然而,在復盤會上,導調組卻一針見血地指出︰先遣隊動作夠快夠勇,卻與主力部隊脫節,過度深入藍方陣地,一旦藍方實施埋伏,先遣隊必然會陷入被圍殲的窘迫境地。

同樣,負責側翼進攻的“紅二連”也來勢洶洶,面對兵力相差無幾的藍方部隊,硬是憑借著巧妙的穿插戰術割裂了藍方2號機降地域的部署,進而圍殲了藍方。

“雖然‘紅二連’進展順利,但是全殲敵軍的同時也耗光了所有彈藥。演練尚未結束,如果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遭遇‘敵情’,‘彈盡糧絕’的你們只能束手就擒。”導調組依然毫不留情。

“紅二連”連長朱明遠對此很是納悶︰“打得那麼好,為啥還要四處‘找茬兒’?”

“戰場上從來沒有預定的劇本,一切不適應戰場的慣性思維都要消滅在平時。”導調組教員聶學軍解釋道。

于是,更多的“茬”在實際戰斗進程中不斷被挑出︰

給養只按人頭、演練天數攜帶,遇上道路不通導致補給跟不上,吃光了干糧就只能餓肚子;

火力隊的反坦克導彈、迫擊炮、重機槍等重火器,即使能在第一時間搶佔發射陣地,如果不在頭幾輪射擊後迅速轉移發射陣地,很快就會被對手的反擊火力摧毀;

“紅三連”在進行摩托化機動時,一名觀察員打起瞌睡,在途中未能及時發現藍方阻截,導致一個排的兵力“陣亡”……

“演習的每一場戰斗,就像是對生鐵的反復錘打,讓學員們離成為一名合格的戰斗員的目標越來越近。”一名學院領導說。

演練就像一個“煉鋼爐”,不知不覺間把學員們燒得“通紅”

“一天訓練15個小時,白天在山里山外跑,晚上還要冒雨露營,夜里還有藍方襲擾,頂得住嗎?”

“現在把身體累壞了,以後到連隊很難踢好頭三腳,總不能帶著傷病去部隊報到吧。”

面對近200公里的重裝長途行軍,有些學員忍不住抱怨,懷念之前在校園里過的舒服生活。

學員蔣鵬身材偏胖,在行軍拉練中吃盡了苦頭,背部拉傷、腿部磨襠、腳底打泡,幾次幾乎都要累倒,卻始終堅持不上收容車。

“畢業演練這一仗,作出什麼樣的答卷,是對我們軍校5年素質磨礪的全方位檢驗,怎麼能輕易說自己不行呢?”蔣鵬說。

演練前,中隊進行傷病號摸底,膝蓋有傷的蔣鵬怕隊里給予“特殊照顧”,重要對抗任務不讓他上,一直瞞著大家直到演練結束。

“其實,每個人都很累,即使嘴上抱怨幾句,也還是不願意放棄,因為大家心中都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兒。”“紅一連”四班班長黃順對此感觸頗深。

行軍中,擔任尖刀班的四班因為不熟悉地形走錯了路。有人追究尖刀班的失誤時,黃順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眼淚。但他咬著牙,在勇敢承擔尖刀班的責任之後,繼續帶隊完成任務,最終沒有再犯一次錯誤。

“學員們是有書生氣濃、血性不足的問題,但演練就像一個‘煉鋼爐’,在不知不覺間把學員們燒得‘通紅’。”某隊隊干部廖帥獅說。

演練在升溫,學員在“淬火”。各個演練場上,有的學員滿身黃泥,有的學員大汗淋灕,有的學員迷彩服上滿是汗堿……

面對此情此景,學員成爭亮說︰“在最該吃苦的年紀,不懼苦累,勇爭第一,精武強能,這才是我們畢業學員應有的樣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