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家園——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基層生動實踐新觀察

來源︰新華社 作者︰謝良、石志勇、初杭、張斌等 發布︰2021-08-02 22:27:38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海報設計︰潘紅宇

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家園——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基層生動實踐新觀察

新華社記者謝良、石志勇、初杭、張斌

生態文明建設是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強調,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協同推進人民富裕、國家強盛、中國美麗。

連日來,新華社“‘七一’重要講話精神在基層”小分隊奔赴多地調研,見證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引下,一個個城市鄉村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努力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月亮河鄉,海拔1200米的百畝松林間,10多萬支菌棒列隊整齊。誰曾想,食用菌成為當地的特色林下產業。

始建于1958年的花德河國有林場,起初主要是為當地的煤礦巷道建設提供坑木,用山上的木材換地下的煤炭。

當地群眾在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月亮河鄉的花德河國有林場內收獲菌類(2021年7月24日攝)。 新華社發(令狐榮駿 攝)

“靠山吃山”,大規模砍伐,搞“砍樹經濟”,2013年前後,林場陸續收到“限伐令”“禁伐令”。

林場場長王熙說︰“我們越來越意識到,在生態環境方面欠賬多,將來付出的代價會更大,禁伐保綠,開始探索做‘林下經濟’。”

引導農戶發展種植食用菌、花卉苗圃、中藥材……這片林場成為溫濕適宜、負氧離子含量高的“天然大棚”,給林場帶來生態效益,給當地群眾帶來務工收入。

“實踐證明,林子保護好了就是財富。”在林場發展食用菌種植的貴州鴻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太鴻說,從砍林到保綠,這條轉型之路就是堅持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之路。

當地群眾在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月亮河鄉的花德河國有林場內收獲菌類(2021年7月24日攝)。 新華社發(令狐榮駿 攝)

萬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養以成。

科爾沁沙地南緣,遼寧省阜新市彰武縣城的北端,一條長長的樟子松林帶橫在沙與城之間。散布其中的幾個村子,一度面臨“消失”。

彰武縣阿爾鄉鎮北甸子村村民陳其華說,那個時候,推出來的路,一宿風沙,第二天就找不到了;埋下的種子,第二天就被風掀開了,刮走了。

70年,42萬彰武人接力治沙,以“一手扛鐵鍬、一手拎水壺”的干勁,使森林覆蓋率由2.9%增加到34.5%,平均風速由上世紀50年代每秒3.4米降到每秒1.9米,6座萬畝流動沙丘被固定下來,構築起一道綠色長城。

這道“綠色長城”里醞釀著民生幸福之道。如今,彰武縣糧食產量穩定在18億斤,糧經作物種植比例持續優化,畜禽飼養量較“十二五”期末增長5.3%,“沙農業”逐漸走上了一條特色發展之路。

這是一組令人振奮的數據︰

過去10年,中國森林資源增長面積超過7000萬公頃,居世界首位;全國各級各類自然保護地面積佔到陸域國土面積的18%;90%的陸地生態系統類型和85%的重點野生動物種群得到有效保護……

這是一組令人欣喜的鏡頭︰

漢水迢迢,一波碧流送別秦巴腹地,澄澈北上;烏蒙山下,“綠海”重生,珍禽歸來;西子湖畔,天朗氣清、岸綠景美,百姓和樂共享“富春山居”……

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空氣常新,彰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美麗底色。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浙江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是浙北地區近年來人氣頗旺的小山村。

拼版照片︰上圖為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資料照片;下圖為2018年4月24日,游客在整修一新的余村游覽(新華社記者翁忻--攝)。 新華社發

在余村中心位置有一塊巨石,刻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十個紅色大字。不久前召開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設置的分會場之一,就有余村。從“賣石頭”轉向“賣風景”,這座村莊的變遷折射出發展理念的重大變革。

村民胡斌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村里開山挖礦、炮聲隆隆、粉塵漫天的景象是他童年最深的記憶。關閉礦山修復生態,余村四季皆有景,處處是景。4年前,在外打拼多年的胡斌回到家鄉,開起客棧,生意紅火得很。

“通過這些年的發展,大家已經切身體會到生態本身就是經濟,保護生態,生態就會回饋你。”胡斌說。

何止是余村。對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探索,在中國大地處處上演。

“留,還是不留?”

秦嶺南麓,陝西省漢中市留壩縣。面對10多家影響生態環境的工礦企業,這個“選擇題”曾長期困擾當地干部。

姚祖元(右一)與家人一起種樹(2019年7月13日攝)。在秦嶺深處的陝西省漢中市留壩縣火燒店鎮,姚家5代人歷時70年深耕秦嶺的故事在當地家喻戶曉,傳為佳話。 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

留壩曾屬國家級重點貧困縣,是南水北調水源保護地,又是大秦嶺生態保護限制開發區。

在“留”與“不留”的選擇中,留壩交出了綠色答卷︰綠水青山,堅決留住;對生態環境可能產生不可恢復性破壞的礦業開發,堅決不留!

圍繞得天獨厚的秦嶺自然風光做大文旅產業;通過旅游業帶動三產融合。留壩蝶變!

“周邊綠水青山,立于檐下便可看樹影斑駁,夜晚繁星滿天,讓人感到舒適、愜意。”從西安驅車前來打卡民宿的吳珂已被這里的自然風光深深吸引。

雨後初霽,位于陝西省漢中市留壩縣的紫柏山國家森林公園內雲霧升騰,宛如畫境(2020年9月17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一個縣城的“選擇”里,印證著樸實而深刻的道理︰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不是非此即彼,而是要走一條兼顧經濟與生態、開發與保護的發展新路。

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留壩縣基層干部表示,學習貫徹習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推進建設美麗家園,必須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在新發展理念指引下,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取得更大新進展。

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如果把時間的指針往回撥一撥,杭州城西的西溪濕地這塊“天堂綠肺”曾滿目瘡痍。

改革開放初期,由于周邊村民高密度養魚、生活污水直排等粗放生產生活方式,西溪濕地曾一度水質惡化。

加快污染治理,修復自然力。2003年,杭州啟動西溪濕地綜合保護首期工程,實施原住民外遷、生態環境修復等舉措,兩年後,公園一期正式對外開放。

觀光車在浙江杭州西溪濕地內行駛(2021年3月2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翁忻-- 攝

隨後幾年間,西溪濕地二期、三期先後開門迎客,公園總面積達到11.5平方公里,不僅四季各異的風景吸引著八方來客,花朝節、火柿節等特色主題活動更增添了游園樂趣。

作為見證西溪濕地變遷的居民,西溪濕地公園車船部員工周忠偉有自己的“私人感受”︰“游客暢游其中,我小時候的夢里水鄉也回來了。”

浙江杭州西溪濕地水道(2021年3月2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翁忻-- 攝

生態保護,如何協同發力是關鍵。

貴州,我國首批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正上演一場事關發展命運的“綠色逆襲”。記者注意到兩組數據︰“十三五”期間,貴州治理石漠化5234.34平方公里、礦山地質環境64.9平方公里;截至2020年底,貴州共辦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140余件,涉及案件金額超過1億元。

護自然、守底線,打基礎、利長遠,讓群眾望得見山、看得見水。

河北省廊坊市,“抗擊”灰霾逐漸起效,又開始對臭氧污染這一無法“看天辨污”的問題發起“沖鋒”。

廊坊市針對臭氧污染問題,探索 PM2.5和臭氧的協同控制。當地把對臭氧生成潛力和二次氣溶膠生成潛力“貢獻”大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和氮氧化物(NOx)的總量控制作為主攻方向,探索夏季臭氧分級管控的有效措施和辦法,空氣質量改善明顯。

重污染天氣、黑臭水體、垃圾圍城……在各地,圍繞這些民心之痛、民生之患,一個戰役一個戰役打,老百姓實實在在感受到生態環境質量改善。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調研中,廣大黨員干部群眾表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邁向高質量發展,每個人都是生態環境的保護者、建設者、受益者,有信心有決心跨越污染防治和環境治理這道重要關口,創造更多優質生態公共產品。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一名牧民在家中抱起小羊(2021年7月16日攝)。 新華社記者 金良快 攝

鋪好綠色發展的底色

7月草原,雲朵任性舒展。吉日嘎拉圖家的牧場里牛羊點點,悠閑地吃著草。“3個月的禁牧期剛過,讓它們吃個飽吧!”他趕著幾只離群的羊羔,淳樸地笑了。

吉日嘎拉圖是內蒙古烏審旗布日都嘎查的牧民,這里位于毛烏素沙地腹地。過去,受過度放牧、開荒等影響,沙地生態日益惡化︰“黃沙滾滾半天來,白天屋里燃燈台。行人出門不見路,一半草場沙里埋。”

1983年,吉日嘎拉圖家分到1.22萬畝牧場和10多只牛羊。“滿眼是沙丘,長草的地只有800多畝,當時就想搬走。”他和妻子一度沮喪不止。

植樹種草、改良牧場……30多年來,他和家人頂著嚴寒酷暑治沙,造林9000多畝,養羊200多只,近年,每年養羊、賣灌木枝條、公益林補貼等收入合計近20萬元。

這是2020年9月7日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烏審旗毛烏素沙地拍攝的一處治沙站(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這片沙地綠起來不容易,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掠奪式地放牧。”吉日嘎拉圖家的牧場草木蔥翠,有人建議他多養些牛羊,他听了直搖頭。

面對自然資源和生態系統,不能從一時一地來看問題,要算大賬、算長遠賬、算整體賬。

盛夏的重慶市北碚區縉雲山,古樹參天、綠意盎然。

嘉陵江畔的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重慶中心城區的重要生態屏障,也是我國亞熱帶常綠闊葉林類型生態系統保持最好的區域之一,有“植物物種基因庫”的美譽。

經過生態修復後的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黛湖(無人機照片,2020年5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由于緊鄰城區、多頭管理、保護區發展受限等原因,縉雲山保護區內一度私搭亂建、違規經營……種種行為“蠶食”破壞著縉雲山的生態系統。

拆除違法建築、探索生態搬遷、系統修復生態、導入生態產業……三年間,在重慶市委市政府一系列綠色發展“組合拳”推動下,這個特大城市近郊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逐漸恢復平衡。

山上生態做減法,山下產業做加法。如今,環山文旅康養產業,溫泉度假小鎮、環山綠道、特色民宿群等一批生態產業項目加快實施,縉雲山周邊的群眾吃上了“可口的生態飯”。

經過生態修復後的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黛湖一景(無人機照片,2020年5月18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潺 攝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系統思維考量、以整體觀念推進,生態與發展才能有根本性改善。

因茶致富、因茶興業、脫貧奔小康的陝西安康市平利縣老縣鎮蔣家坪村,如今茶田面積達到2700畝,實現人均年收入近萬元目標,正在積極申報4A級景區,走上茶旅融合發展的新路。

這是陝西省安康市平利縣老縣鎮蔣家坪村女媧鳳凰茶業現代示範園區(無人機照片,2021年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 徐欽 攝

鋪好綠色發展的底色,才有高質量發展的成色。

蔣家坪村一處農家樂的門聯這樣寫道︰千山秀色喜盛世,萬里春風樂平安。

(參與采寫︰任會斌、潘德鑫、魏一駿、李錚、汪偉、安路蒙、周凱)

游客在位于陝西省安康市平利縣老縣鎮蔣家坪村的女媧鳳凰茶業現代示範園區參觀游玩(2021年7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徐欽 攝

(新華社北京8月2日電)

責任編輯︰葉夢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