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一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王韻
2022-09-28 06:13

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一招

——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

34.為什麼說改革是強軍興軍的必由之路?

在改革開放40多年歷程中,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劃時代的,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期。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是劃時代的,開啟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統整體設計推進改革的新時代。這次全會將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納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盤子,上升為黨的意志和國家行為,我軍邁上了改革強軍的新征程。習主席指出,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時代要求,是強軍興軍的必由之路,也是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一招。

人民軍隊發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創新史。在黨的領導下,我軍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一路走來,改革創新步伐從來沒有停止過。革命戰爭年代,我軍創立了一整套建軍原則制度,在戰斗中建設成長,由大刀、長矛加步槍的單一步兵,向擁有炮兵、工兵、裝甲兵等多兵種發展,人民軍隊組織形態逐步實現正規化。新中國成立以來,我軍進行了以精簡整編、調整體制編制為主要內容的多次改革。20世紀50年代的改革,奠定了軍隊領導管理指揮體制的基礎和現代化軍隊的基本框架,實現了由單一軍種向諸軍兵種合成軍隊的轉變,完成了由革命戰爭時期向和平建設時期的全面轉型;80年代的改革,邁出了由摩托化到機械化的關鍵一步,實現了向精兵、合成、高效方面轉變;90年代以來的改革,推動我軍完成了向機械化半機械化軍隊的轉型,走上了繼續進行機械化改造並同時全面展開信息化建設的道路。人民軍隊邊戰邊改,邊建邊改,愈改愈強。我軍之所以始終充滿蓬勃朝氣,同我軍與時俱進不斷推進自身改革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新時代我軍必須向改革要創造力、凝聚力、戰斗力。問題是時代的聲音,問題是改革的向導。長期以來,受思維定勢和利益藩籬羈絆,國防和軍隊改革零敲碎打、修修補補的比較多,改不下去、深不下去的局面一直沒有打破,深層次矛盾和問題越積越多,成為制約我軍發展的嚴重障礙,嚴重影響我軍戰斗力生成和發展。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我們回避不了的一場大考,不改革,不全面改革,不徹底改革,我軍是打不了仗、打不了勝仗的。習主席領導推開的這一輪改革,就是堅持問題倒逼,實施標本兼治,著力攻克長期積累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進一步解放和發展戰斗力,進一步解放和增強軍隊活力。

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為了設計和塑造軍隊未來。我國進入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國防和軍隊建設處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放眼世界,縱觀全局,審時度勢,應對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協調推進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戰略布局,貫徹落實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和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履行好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要求我們必須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氣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百舸爭流,奮楫者先;中流擊水,勇進者勝。面對千帆競發的世界新軍事革命,面對強國強軍事業的時代呼喚,我們必須有趕上潮流、趕上時代,力爭走在時代前列的雄心壯志。2014年2月,中央軍委成立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習主席擔任領導小組組長。2015年7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審議通過了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總體方案。同年11月,中央軍委召開改革工作會議,對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這輪軍隊改革是著眼長遠的戰略籌劃,是為黨和國家長治久安謀,基本考慮是為今後二十年、三十年國防和軍隊發展打下基礎,根本指向是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這輪改革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為廣泛、最為深刻的國防和軍隊改革,通過重塑重構領導指揮體制、現代軍事力量體系、軍事政策制度,我軍生機活力不斷釋放、面貌煥然一新,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邁上一個新台階。實踐充分證明,強軍興軍動力在改革,出路在改革,前途也在改革。

35.為什麼要按照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推進領導指揮體制改革?

2019年10月1日,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上,領導指揮方隊首次亮相。這一方隊從軍委機關、五個戰區、各軍兵種和武警部隊抽組,具有鮮明的聯合特質和強烈的備戰打仗指向,展現了我軍改革重塑後領導指揮體制的嶄新風貌。領導指揮體制,包括領導管理體制和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兩個方面,在軍隊組織體制中處于主導地位,是軍隊管理和作戰的中樞神經。我軍新一輪改革,把貫徹新時代政治建軍方略作為根本著眼,確立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首先解決“脖子以上”的問題,推進領導掌握部隊和高效指揮部隊有機統一。習主席強調,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首先要深刻理解和把握這個總原則,牢牢堅持這個基石。

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是黨中央、中央軍委立足黨情國情軍情,在把握現代軍隊領導指揮特點和規律的基礎上確定的,有著政治上的深層次考慮。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是為了更好發揮我們軍事制度的優勢。改革必須堅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通過一系列體制設計和制度安排,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進一步固化下來並加以完善,強化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更好使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集中于黨中央、中央軍委。這個總原則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在新形勢下確保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確保軍委高效指揮軍隊,確保軍委科學謀劃和加強部隊建設管理。這個總原則,著眼于克服長期以來我軍作戰指揮和建設管理職能合一、建用一體體制的缺點和不足,使作戰指揮職能和建設管理職能相對分離,把聯合作戰指揮的重心放在戰區,把部隊建設管理的重心放在軍兵種,著力構建中央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中央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讓戰區和軍兵種在中央軍委統一領導下各司其職、各盡其責。

打破總部制,使軍委機關以主要精力履行戰略謀劃和宏觀管理職能。2016年初,中央軍委機關更換了新式胸標和臂章,這不僅是換標識,更是換腦筋、轉職能。翻開軍委機關各部門的職責清單,已找不到“領導”的字眼,代之以“指導”、“負責”、“組織實施”等,這標志著新的軍委機關職能定位的改變。我軍原來實行的總部制是歷史形成的,對推動我軍建設發展、保證各項重大任務完成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形勢和任務發展,這種體制存在的問題也日益凸顯,職能泛化、條塊分割、政出多門、相互掣肘、戰略功能不強的問題比較突出。特別是四總部權力相對集中,事實上成了一個獨立領導層級,代行了軍委許多職能,不利于軍委集中統一領導。這輪改革,把總部制調整為多部門制,由原來的四總部改為7個部(廳)、3個委員會、5個直屬機構共15個職能部門,就是從職能定位入手,優化軍委機關職能配置和機構設置,使軍委機關真正成為軍委的參謀機關、執行機關、服務機關。

知識鏈接

軍委機關15個職能部門

軍委辦公廳、軍委聯合參謀部、軍委政治工作部、軍委後勤保障部、軍委裝備發展部、軍委訓練管理部、軍委國防動員部、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委員會)、軍委政法委員會、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軍委戰略規劃辦公室、軍委改革和編制辦公室、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軍委審計署、軍委機關事務管理總局。

打破大軍區體制,使戰區以主要精力研究打仗、指揮作戰。2016年2月1日,習主席向新成立的東部戰區、南部戰區、西部戰區、北部戰區、中部戰區授予軍旗並發布訓令,指出戰區擔負著應對本戰略方向安全威脅、維護和平、遏制戰爭、打贏戰爭的使命,對維護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全局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標志著大軍區體制的結束、“戰區時代”的來臨。從軍區到戰區,補上了我軍多年來作戰指揮體系的明顯短板,實現了從戰建一體到戰建相對分離的轉變。過去的大軍區體制,是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形成的,軍區既管作戰指揮,又抓部隊建設管理。從指揮角度說,平時主要指揮區域內的陸軍部隊,一旦有事還要抽組人員、臨時搭台。這種體制難以適應現代軍隊專業化分工的要求,難以適應信息時代能打仗、打勝仗的要求。如果不及時徹底調整,勢必影響作戰效能和建設效益,不利于軍委對全軍實施高效的領導指揮。這輪改革,根據國家安全環境和軍隊擔負的使命任務,把原來的七大軍區調整劃設為五大戰區,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構建起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干高效的戰略戰役指揮體系。戰區主戰,把部隊建設管理職能剝離出去,從繁雜的行政事務中抽出身來,以便更好地肩負起牽引建設、指導備戰、指揮作戰職能。

打破大陸軍體制,使軍兵種以主要精力抓好部隊建設管理。2015年12月31日,習主席向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授予軍旗並致訓詞,指出成立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必將成為我軍現代化建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載入人民軍隊史冊。這輪改革,專門成立陸軍領導機構,順應信息化時代陸軍建設特點規律,體現軍種主建原則要求。在大陸軍體制下,我軍沒有建立單獨的陸軍領導機構。這一方面不利于明確陸軍建設的責任主體,總部管一攤,軍區管一塊,誰都管卻沒有統管,影響了陸軍現代化進程;另一方面,過去聯合指揮機構的陸軍色彩比較濃厚,影響了聯合作戰指揮體制的真正構建。隨著我國安全形勢發生深刻變化,軍隊使命任務不斷拓展,海軍、空軍、火箭軍等軍種的作用越來越凸顯。傳統的大陸軍體制,已不適應現代戰爭特點和現代軍隊發展要求,如不改變,勢必影響各軍種在其自身建設管理上主體作用的發揮。這輪改革,組建陸軍領導機構,成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理順省軍區、武警部隊、預備役部隊等領導管理體制機制,補齊了我軍組織體系中長期存在的一個結構性短板,打破了陸軍佔主導的局面,實現了軍隊建設模式由建用一體的大陸軍主導體制向軍種主導、專業建設的轉變,為打造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奠定了體制基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