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透視認知戰演變趨勢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明海責任編輯︰郭妍菲
2022-09-29 07:25

透視認知戰演變趨勢

■李明海

認知是人們獲得、加工及應用信息和知識的過程。當前,認知域逐漸成為角逐的新戰場,認知戰逐漸受到各國重視。隨著科技革命的發展和戰爭實踐的拓展,認知戰正呈現出加速演變趨勢。

認知科技正成為戰爭演進的基本動力。科技改變戰爭形態,也改變認知戰方式。如果說信息網絡的大規模普及,推動了信息域成為作戰域,數據和網絡規模的指數級增長是信息域成熟的標志,那麼認知科技的大規模應用,認知技術不斷迭代發展,將成為推動認知戰成熟的標志。未來認知環境、認知感知、認知控制、人工智能等方面技術,將折射出認知技術對社會認知對抗、軍事認知對抗可能產生的變革性影響。人類正進入全民傳播時代,全球網絡空間正納入高度聯動,網絡已成為國家行為體和非國家行為體全面博弈的作戰空間,傳播之爭和傳播之戰已成為高烈度軍事行動層面的一部分。當前世界主要國家紛紛布局認知技術前沿,開展認知技術競賽,通過建模和分析,謀求滲透控制人腦網絡、信息網絡和社會網絡;通過深算、精算、妙算等,旨在最大限度把握人們的認知世界和認知域的掌控權。

認知領域正成為混合戰爭的重要戰場。智能時代,人類交流方式正發生復雜深刻變化。線下交流更多讓位于線上交流,各種新媒體平台成為公眾了解戰場的主要渠道,大型社交平台成為認知博弈斗爭的主陣地。因此,未來戰爭的作戰域將不斷拓展,空間域從陸海空天網向深空、深海、深地拓展,而邏輯域則從物理域向信息域、認知域拓展。戰爭不再局限于傳統戰爭的實體性威脅,而在轉向大眾媒體、技術進步帶來的社會意識威脅。圍繞傳播平台的封鎖與反封鎖、主導與反主導將成為認知戰爭奪的焦點,以信息為彈藥進行國際話語控制權爭奪成為當今認知對抗的主要方式。在混合戰爭視角下,意識形態宣傳與灌輸、價值觀與文化的滲透、傳統的輿論心理與法律攻防和信息網絡戰等,都成為認知戰的重要方面。混合戰爭可通過認知戰等綜合博弈手段,實現小戰甚至不戰而勝的目的,而認知領域攻防將是一場不間斷的、常態化的斗爭,作戰效能也將持續積累、逐步釋放。

認知優勢正成為高端戰爭的制勝優勢。戰爭行動自由是軍隊的命脈。從認知維度看,對戰場環境、作戰對手認知越深,行動就越自由,相對優勢就越大。但隨著戰爭中作戰數據指數級增長,指揮人員開始面臨數據沼澤、數據迷霧、數據過載的認知困境,擁有信息優勢並不等于擁有認知優勢。人工智能技術的一個重要軍事應用方向,就是實時處理海量數據,幫助指揮人員擺脫認知過載,快速形成認知優勢。在智能化戰爭中,認知優勢將主導決策優勢,決策優勢主導行動優勢。認知優勢具有4個關鍵指標︰更強的信息獲取能力、更快的人工智能機器學習速度、更有效的突發事件處理能力和更高的開發應用新技術新知識的能力。例如,以數據驅動的智能傳播為新特點的輿論戰與傳統軍事行動已經高度協同與融合,這種虛實一體的作戰樣式具備了比單純軍事行動更強的作戰效能,使傳統作戰方式發生根本性改變。認知優勢的聯動與疊加,將加速推進作戰效能轉化,成為戰爭制勝的根本性優勢。

認知理論正成為打贏戰爭的博弈前沿。認知戰是軟實力和硬實力的結合,是當今時代影響國家安全的重要因素。當前,認知空間的滲透與反滲透、攻擊與反攻擊、控制與反控制的爭奪激烈,認知科學理論正在進入軍事領域,認知負荷、認知增強、認知免疫、認知顛覆等概念,已高頻度出現于國外認知戰研究領域。外軍認為,認知域是人類戰爭的“第六作戰域”,是大國競爭時代“交織的沖突領域”中的核心,是未來軍事理論創新的重要方向。顯然,認知戰已成為贏得未來戰爭的戰略制高點,認知理論已經成為理論創新前沿領域,認知科技將加快推進認知戰成為智能化軍事革命的重要“引爆點”。由于認知戰的新技術、新理論、新樣式正處于加速孵化之中,也許未來戰爭將會呈現出令人驚詫的全新景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