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陸戰隊“兩棲霸王花”︰2分鐘完成直升機索降

來源︰南方周末作者︰駱驍驊責任編輯︰齊冰昕
2014-09-28 08:37

這支女兵隊平均年齡只有20歲,幾乎全員都是“90後”,“曾經有人質疑,這些‘溫室’里成長起來的‘掌上明珠’,能否扛得住。”

在南海艦隊海軍陸戰隊某旅,有一支兩棲偵察女兵隊,她們熟練掌握擒拿格斗、爆破、攀登、索降、射擊等多種軍事技能,軍政素質過硬,被譽為“兩棲霸王花”。

首次赴塞北草原參加寒訓

今年3月,海軍陸戰隊在塞北草原展開歷史上首次成建制寒訓,偵察女兵隊也首次隨部隊前往訓練。

“訓練場上沒有性別之分,男女練兵並沒有什麼。”兩棲偵察女兵隊指導員俞志洋介紹說,首次赴寒區訓練,所有女兵和男兵一樣全副武裝,在陌生、惡劣的實戰環境中,班組戰術、徒步行軍、城市作戰等課目一項都沒落下。

“寒區訓練是女隊員主動要求參加的。”俞志洋說,這支女兵隊平均年齡只有20歲,幾乎全員都是“90後”,“曾經有人質疑,這些‘溫室’里成長起來的‘掌上明珠’,能否扛得住。”

但女兵們隨後的表現很快令人不敢小覷。盡管野外的天氣異常寒冷,但女兵們的訓練強度卻分毫未減。

“野外宿營,女兵們不靠男兵幫助,自己把帳篷搭建起來,戰術訓練時,手腳凍得厲害,也得繼續在雪地里摸爬滾打。雖然每個姑娘腳底都磨起了水泡,肩膀也被背囊壓得浮腫,但她們還是咬牙堅持到了最後。”俞志洋說。

“那幾天氣溫達到零下18度。”上等兵胡索亞回憶,3月7日晚,海軍陸戰隊組織參訓部隊拉練,負重20多公斤,以徒步行軍的方式向20公里外的某高地進發。行程不到一半,她便發生意外,曾經有過訓練傷的右腳大腳趾一陣陣地疼痛。額頭不斷冒汗,腿也邁不開了,胡索亞“感覺到背上的背囊越來越重”。

但是,剩下的路程還有一半。

指導員俞志洋勸胡索亞到車上休息,但胡索亞拒絕了,她還搶過落在了隊伍後面的新兵的槍。“我當新兵的時候也曾經掉隊,如果自己不堅持住,一旁的新兵也肯定撐不過去。”

3月8日零時,胡索亞隨部隊按時抵達目的地。當天上午,部隊按計劃進行無人機飛行訓練,作為隊里僅僅的兩名操作手之一,胡索亞隱瞞傷情來到訓練場,“你這孩子簡直不可思議!”得知胡索亞強忍腳趾骨裂的疼痛堅持行軍,還隱瞞病情參加當天上午訓練的情況後,現場為其治療的醫生忍不住批評。

“我當時就想,把這次訓練當成是送給自己的‘三八’節禮物。”胡索亞笑著說。

2分鐘完成直升機索降

海軍陸戰隊時常需要在實戰中實現立體投送、敵後滲透,執行多樣化的軍事任務,索降訓練正是形成有效空投的必備科目。由于索降訓練難度大、危險系數高,在索降過程中,只能依靠腰間的鎖扣和手控制下滑的速度,高空作業加上現場環境復雜,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危險。

出擊前,帶隊的兩棲偵察女兵隊副隊長文敏都會依次檢查隊員們的槍支、戰術背囊、彈夾、匕首、水壺等攜行裝具。背上的戰術背囊約有5公斤重,加上槍支、彈夾等裝具,滑降訓練總重不下于10公斤。

每次索降訓練之前,隊員們需要涂抹偽裝迷彩色,“在臉上涂上三色迷彩,一方面能防止臉上的光線反射,一方面配合身上的迷彩服完成偽裝,在敵後偵察任務中,有效提高隱蔽性,降低被敵發現的概率。”

當直升機靠近登機地域時,機翼高速旋轉帶來的巨大風力會把草叢吹彎,並卷起陣陣黃色煙塵,令睜開眼楮都格外困難。此時陸戰女兵會爭分奪秒地檢查身上的滑降設備,只消半分鐘,直升機便會停在登機地域,兩棲偵察女兵需要迅速向直升機後艙跑去完成登機。

到達目的地時,直升機通常懸停在15米高空,利索地跳下著實需要過人的勇氣。

“先將滑降繩拋出艙門,然後把腰間的鎖扣扣在繩索上,背對艙門並退至機艙門口,之後右手用力拽繩索,雙腳用力一蹬,身體便會向外躍出。”文敏對索降過程駕輕就熟,她說,下滑、解索、出槍、躍進、隱蔽,整套動作需要一氣呵成。

“每次跳下前,大家都會相互擊掌鼓勁。”女兵們坦言,盡管會在前期進行科學系統的預先訓練,並會在模擬直升機平台組織多次索滑降訓練,滑降技巧早已熟練掌握,但每一次登上直升機進行全副武裝滑降,都是一次挑戰。

“在平時訓練中,模擬滑降平台和繩索都相對穩定,但在直升機上,由于螺旋槳產生的巨大風力和直升機自身的晃動,會給我們的滑降帶來一定困難。”班長劉明明說,特別是在滑降至地面後,如果人員不能用最快的速度抽出鎖扣中的繩索,就有可能會由于直升機的晃動將人員帶起空中,從而造成危險。

風險無時不在。“索降時,如果繩索沒有拉緊,女兵躍出機艙後,就會出現短暫的失重下墜過程,由此可能由于加速過快,造成著陸控速不穩的現象,極易對隊員造成危險。”該旅副旅長詹建中說。

只需要2分鐘,陸戰女隊就能全部完成索降任務,並迅速展開戰斗隊形“對敵”實施進攻,這速度絲毫不遜于男陸戰隊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