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邊防旅旅長與一名退伍女兵的心靈對話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少平責任編輯︰袁帆
2018-05-05 22:57

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旅長劉衛華最近收到了去年剛剛退伍的陝西籍女兵劉婧的來信。怕旅長對她沒印象,她在信中自稱是那個“刺頭兵”。

劉衛華清楚地記得她。怎能記得不清楚?去年全旅組織的那場“八一”綜合軍事大比武,她是參賽隊伍中唯一一名女兵,手纏著繃帶與眾位男兵同台競技,取得了全能冠軍,成了男兵口中的“傳說”。更不用說,她在賽前為了極力爭取這個參賽名額,敢于在飯堂門口當著全旅官兵的面,去“頂撞”本是為她的健康考慮不讓她參賽的旅長。

對于劉婧的經歷,劉衛華其實有很多疑惑。一名貌似普普通通的女兵,不論是7年間兩次入伍的那種信念,還是渾身散發出她自稱是“刺”卻終被證明是向刻板思維和困境逆境挑戰的那股勇氣,究竟從何而來?所以,劉衛華很慶幸收到劉婧的這封來信,能讓他在其中去尋找答案。而在給劉婧的回信中,對于如何看待新時代的士兵,他這名帶兵人也做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回答。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點亮士兵心中的那盞燈

——一名邊防旅旅長與一名退伍女兵的心靈對話

整理好過去的自己,才能更好地前行

尊敬的劉衛華旅長︰

您好!我是指揮通信連退伍女兵劉婧,不知您還記得我嗎?

其實去年“八一”綜合軍事大比武結束後就一直想寫封信給您,可無奈之後事情太多,一直找不到一個心靜的時刻來落筆。退伍後回家,也想著能做點什麼後再給部隊寫信。其實,退伍後我一直不敢翻看手機里的照片,不敢去看那些榮譽證書,因為一看就會熱淚盈眶,會想起在旅里的日子……今天,我終于下定決心拿起筆,因為如果不把過去的自己整理好,就沒辦法更好地繼續往前走。雖然我已經退伍了,但您依然是我的首長,不過這次我想把您當作我的長輩,一個可信任的長輩,來說說心里話。我想,您不會怪我這個“刺頭兵”吧?

1998年家鄉發生洪災,我家的房子被洪水沖倒,是一名解放軍戰士救了被困在屋里的我們一家人。從那時起,我就想去當兵,而且要當一名英勇善戰的“霸王花”。2011年12月,我走進了向往已久的軍營,但沒能分到我夢寐以求的特戰部隊,而是來到了位于青藏高原的某兵站,一個陌生且環境惡劣的地方。在教導隊時,由于每天都在零下二十幾攝氏度訓練,我患上了肺炎。沒想到下連後,連隊駐地海拔更高,氣溫更低,嚴重的高原反應讓我頭暈、發燒,止不住地咳嗽。那時,潘連長出現在我面前,他是引導我成為一名合格軍人的第一人,教會我的第一課是︰做事先做人。剛開始我還不太懂,可是慢慢地我開始有所體會。我記得那些沒日沒夜背記電話號碼的日子;記得第一次站夜崗,冷風鑽進脖頸,望著遠方的燈火心里既激動又酸楚;記得內務檢查時,不合格的被子被扔到一邊,我沒有像別人一樣抹眼淚,而是笑著把它撿了回去繼續疊……正是因為這些點滴的歷練,在同年兵中我第一個被允許當“指揮員”,第一個考代號沒給班長丟臉,也是第一個只要有軍事課目連長都會想到的人。

旅長,還記得在後山訓練時遇見您,您問了我一句“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地訓練?”我的回答是,因為不希望戰爭或危險來臨時,我什麼也做不了,救不了戰友。7年前,我第一次入伍下連後不久,親眼看到一個班長在我身邊遇險犧牲,自己卻無力施救。我滿心愧疚,很長一段時間連長都在開導我。從那以後,訓練中我再也不給自己找任何借口,即使是持槍戰術訓練時,因為胳膊肌肉拉傷拿不起槍,我也忍痛堅持著,告訴自己,就算胳膊斷了也不是退縮的理由。

其實,那兩年里我也有過迷茫,在每天重復的打掃衛生、通信值班中,懷疑自己是不是當了一個假兵?是不是徹底與特戰部隊無緣?對高原環境的不適應讓我落下濕疹的病根,病情越來越嚴重,心情也一落千丈。但連長和身邊的戰友對我一直很關心照顧,在工作訓練中鼓勵我不要放棄。一次出公差時我的病情被團長發現,因為駐地醫療條件有限,他立刻批準我回家看病,並找人幫我買了票。所以那兩年間雖然身體一直伴隨著病痛,但我的心是暖的。我告訴自己改變不了就去努力適應,不同職能和崗位的工作同樣重要,通信更是未來戰爭的眼楮。所以我就時常“騙”自己,就算不是特種兵,沒我這雙“眼楮”也不行,哈哈!

只是,因為身體一直無法適應高原氣候,總是生病影響工作訓練,後來在軍考中失利,我只能選擇退伍。但那份遺憾,讓我在離開部隊後,依然會不時地想起那段日子,自責某一次不該和同年兵鬧矛盾,自責應該把某次工作做得更好……為此,我選擇了二次入伍,想為夢想再拼一次。反正青春就是用來“折騰”的,你不試一次,怎麼知道結果?

這一次,我依舊沒被分到特戰部隊,一路上我呆呆地望著火車窗外的景色,心里空落落的。接兵的排長可能多少知道些我之前的經歷,看到我一副沮喪的神情,就告訴我其實駐地離朱日和很近。瞬時,這句話變成了我二次入伍的最大動力,去新連隊的一路上滿目是白茫茫一片,但我心里竟不覺得荒涼,而是火熱。原本團里規定女兵不可以獨自在營區跑步,可指導員羅林知道體訓成績好的我酷愛跑步訓練,特批我可以多跑幾圈,為此還被領導“念叨”過。但他還是盡力向上級說明我的情況,守住了我重要的“訓練場”,還允許我學習男兵的業務。那段時間,我心里很充實,被支持、被信任的感覺真好,就像你在黑夜里奔跑,前方有人為你照亮一束光,雖然微弱,但出現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之前沒能考上軍校的遺憾和對戰友犧牲的自責,此時全部轉化為我訓練的動力,好像只有在不停地奔跑中,我才能重塑自己。我加入了男兵的訓練隊伍,開始練單杠,跑五公里,練四百米障礙……之前總有人問我,選擇二次入伍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或是沖著入伍補貼去的。但我希望用自己在訓練場上的身影給他們最好的回答。其實,訓練中每超過一個男兵,我就特別開心,因為又一次打破了“女兵是花瓶”的刻板思維。

也許是周末的武裝五公里我跑的有點多,也許是我在訓練中的堅持讓男兵們“失望”了,我漸漸進入了大家的視線。听說是羅林指導員和蘇亮亮連長的推薦,我才有機會參加那次軍事比武。還要感謝李參謀長允許我和情報連共同訓練。他問我能跟得上嗎?我始終相信自己絕對不輸給他們,雖然這看上去似乎有些好斗,但我認為在部隊里好斗其實也是一種血性,能讓人快速成長。那段時間,每天沖山頭是真累,摔倒功是真疼,但那種痛並快樂的心情只有自己懂,因為我的那顆“兵心”又活了,因為我在堅持自己最初的信仰,當一個好兵。比武隊里每個人從剛開始的陌生到一起摸爬滾打後相熟,大家如家人一般幫助我,關心我,“‘鯰魚’,快跑啊!我要追上你了!”“班長,加油啊!”……我再一次擁有了如此堅定無比的信任和支持。

但比武前手部骨折,對我是一個巨大打擊,我害怕自己不能上“戰場”。所以我一刻都不敢停止,只有每天堅持出操、訓練,才能證明自己可以。請原諒當時我為了爭取參賽機會而在飯堂門口頂撞了您,我知道您是出于對我身體健康的關心,但我不在乎立功或是其他的表彰,我只是沒辦法不忠于自己,不忠于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只要讓我完完整整地走完這段時光,不留遺憾,我認為就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和圓滿的交代。

很開心我的努力能帶動大家的訓練熱情。我始終認為,做人要有做人的根本,作為軍人更要有軍人的樣子,當有一天戰爭來了、危難來了,你有什麼本領,能去做一個堅實的守衛者?我時常會這樣問自己,這也是我的動力所在。

感謝您最終還是讓我參加了比賽,也感謝在我成長的這一路上,很多人在關鍵時刻給我的幫助,解答和撫平了我心中曾經的困惑和沮喪。我很想你們,感謝各位領導,還有所有幫助我實現理想的參謀、助理、干事,我的老連長、指導員,更感謝包容我的兄弟姐妹們。

謝謝你們,謝謝在那些迷茫的時刻,為我點亮一盞燈的你們!

您永遠的戰士︰劉  婧  

2018年3月12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