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力量,一支连队的制胜之道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郑文达、乔梦责任编辑:乔梦
2017-01-12 18:00

学习的力量,一支连队的制胜之道

——陆军某部“大功三连”用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建连育人闻思录

中国军网记者郑文达、乔梦

图为训练中的“大功三连”官兵。

宣化,察省旧府,塞外古城。夏属幽冀,秦封上谷。骁骑剽姚,北驱匈奴。卫青奋钺,直捣龙城。明立镇国府,居九边之首。清定宣化府,意宣扬教化。

地名是历史,也是传承。

桑干河、汉时关的儿时记忆犹未远矣,踏着2017年的第一场雪,中国军网记者走进这座漠北重镇里的“大功三连”,感受这支连队学习的力量。

(一)

从迈进“大功三连”的营门起,陆钧杰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这个《英雄联盟》里的“王者”入伍前过得不尽如人意。两次从大学里休学,在网吧里吃喝拉撒睡呆了一个月,女友嫌他没责任心离他而去,开奶茶店被一帮狐朋狗友白吃白喝到倒闭。父母百般劝诫无果,关系势同水火。“你不是我儿子,将来也不要认我这个爸。”希望儿子将来能像自己一样进国企的父亲失望透顶。

陆钧杰自小在姥爷姥姥家长大,后来,舅舅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从此,他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父母都在国企当领导,单位离家远,两人中午都不回家吃饭,晚上很晚才下班。他便一个人去“小饭桌”吃,类似于幼儿园的托管班。晚上,父母回到家,他已跑到网吧里“团战”去了,基本上见不到面。父母之于他如同生命中的过客。

2015年,陆钧杰唯一敬爱的姥爷离他而去,再也没有人跟他讲那些石头和星星的故事了,原本就孤寂的他想到了军营。

初入军营的日子过得依旧艰难。第一次跑三公里,陆钧杰浑身酸疼,用尽“洪荒之力”,也才跑到20多分钟,连女兵都不如;第一次打扫卫生,连大扫帚都不会用,更别说把地扫干净;洁白的部队床单更像是他的天敌,每个月部队发的津贴大部分被用来买新床单,他实在是洗不干净,只能一周一换新。

坚持了一个多月,陆钧杰实在忍不住,第一次主动跟家里打电话:“妈,你害死我了!快点接我回去!我受不了了!你不接我,我就翻墙逃回去!”那通电话后,他就天天盼着那辆来接他的小车。

父母终于来连队了。那晚,他欣喜地收拾着背囊,第一次觉得父母也不是那么讨厌。父母和连队干部在办公室聊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出来,他默默地跟在后面,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没想到,母亲开口便说:“儿子呀,你进步很大呀!班长和连队干部都夸你呢,说你善良听话,不让人操心。”一席话听得他莫明其妙,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全无用武之地。这是陆钧杰第一次听到别人认可自己,这么多年,一个自己都把自己抛弃的人竟然还能受到别人的肯定。不行,得留下来好好干。

班长廉永康是对陆钧杰影响最大的人,虽然只比他大两岁,但为人成熟稳重,不论说话做事,陆钧杰就服他。“我犯了错,班长从不直接批评我,而是站在我的角度去考虑,然后再从连队的角度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陆钧杰体能不行,班长就每天带着他练,每次都是自己先做示范,“看着班长在你面前不厌其烦地做示范,你都不好意思让班长再做了”;他最信服的是班长那套“否定之否定”理论,“经过否定之否定后,事物虽然回到正态,但已不是原来的状态,而是更上一层楼。”他与父母的关系不也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吗?

从此,陆钧杰在班长带领下,对理论学习的兴趣越来越浓,在学习的过程中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学习越深刻,他对父母的愧疚也越深。

图为陆钧杰父母到连队看望儿子。

党的先进理论学习久了,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去年4月份,陆钧杰在给妈妈刘嘉彤打电话时,想到妈妈在单位是负责党建工作的,不自觉顺口说了一句:“妈,你们单位‘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开始了没有?”母亲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儿子说的话。“你还不是党员,怎么也参加‘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我不是党员,更要向党员看齐呀。”

曾经自暴自弃的孩子怎么变得好学上进了?到底是变成这样还是装成这样的?陆钧杰父母带着满脑子的问号来到“大功三连”,第一眼见到陆钧杰,差点没认出来。孩子虽然晒黑了,但身体壮实了,整个人精气神十足,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个人。“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是当代最鲜活的马克思主义,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关键是要学习习主席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立场方法”,聊起党的创新理论来,陆钧杰比在单位管党建的母亲理解得还深刻。

晚上恰逢刘嘉彤生日,陆钧杰破天荒地第一次给母亲过生日,一句“祝妈妈生日快乐”令这位49岁的母亲喜极而泣。家人闲坐,灯火可亲。在部队这所大学校中,通过党的创新理论的学习,陆钧杰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当年三公里都要跑20多分钟的陆钧杰,现在五公里都可以跑进18分半了;曾经那个从小到大都在渴望别人认可的少年,如今开始帮助战友解答思想困惑;过去那个两次休学的青年去年获得“优秀义务兵”,并已定下决心再一次考学,不过这次考的是军校。

班长廉永康去年退伍时,留给陆钧杰两个字“慎独”。陆钧杰也是第一次从战友口中得知,“你的班长才是最牛的!他父母是私企老总,曾经和你一样。”

“因学习理论而改变的,何止陆钧杰一人。”曾任廉永康班长的陈明双说,“廉永康他们这个班里全是独生子,是全连有名的‘公子班’。刚入伍那会儿,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这个班长每天都跟消防员一样,到处灭火。”陈明双当班长,带出了廉永康;廉永康当班长,又带出了陆钧杰。“大功三连”就是这样的队伍,学习的力量像一支不熄的火炬,从一个人的手中,传到另一个人的手中。

内心有力量,精神才有定力。理论学习,就是内心的主心骨。

去年,军报记者微博话题“部队整容学院”引爆网络。这种变身,不单是从洗剪吹到板寸,更是源自军人精神洗礼下内心的升华。

三连退伍战士李冲,现为清华大学金融学院在读博士。“当今社会上对我们90后的诟病和质疑不少,我感同身受。我们这一代人多为独生子女,在物质充裕、衣食无忧的环境中长大,少了些艰苦生活的磨砺,多了些骄娇二气”“理论学习让我眼界开阔了、心里亮堂了,以前一些一知半解甚至感到迷茫的问题,心中有了答案。创新理论给了我一双观察世界、认识问题的慧眼。”

去年10月,李冲系统学习了习主席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并选择“国家金融安全”作为研究课题。“尽管这是一个比较偏僻、难出成果的研究领域,但我认为这是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需要,我有责任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冲锋陷阵。”

心有明灯,何来暗夜。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