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联合军官:思维导图取代word+投影仪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魏兵责任编辑:李晨
2017-01-13 03:23
蓄势待发。 王杰 摄

话题三●职业精神

●如英雄般一下将热血洒尽需要勇气,“血一滴一滴慢慢流”的坚守也许更为艰难。

●老一辈革命军人虽然不懂什么叫职业化,却具备高度的职业精神。这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一份不期而至的转业报告,让一位战区首长陷入沉思——

申请人是一位军事学博士,在研究打仗上不乏建树,作为优秀人才选进战区,为什么刚刚上路就选择了下车?

其实,战区的军官们心里几多纠结:

战区累——迈进了新体制,但要为旧体制“买单”,还上联合作战能力的“欠账”。面对现实安全威胁,军事斗争准备等不起、慢不得,“赛跑”成了常态。

战区难——工作特点是新,难点也是新。好比过去只开过模拟器,现在直接来开车,不仅没有现成的路,还没有现成的交规,大家摸索着干,像个“试飞员”。

战区苦——一张白纸起宏图,各种制度和保障不完善。房子越住越小的有之,官衔越当越小的有之。家庭压力、发展压力不言自明。

“很多干部说的坦率:回到蜗居的宿舍就有转业的冲动,走进打仗的席位又有种‘年纪轻轻干大事’的欣慰。这种纠结很真实、很现实、很平实,也很考验人,有的人不一定能挺过来。”一位将军如是说。

我们呼唤现代军事制度,呼唤军官职业化,也许除了职业技能,更关键的是职业精神。如英雄般一下将热血洒尽需要勇气,“血一滴一滴慢慢流”的坚守也许更为艰难。

采访中,不少人谈到,战区机关驻地都在大城市黄金地段,身处繁华,霓虹灯难免吸引着军官们的目光。

“其实想一想,当年我们这支军队从农村打进城市时,繁华的考验不大吗?”一位将军感慨道,“大城市解放后,别人在大街上逛商店,粟裕大将却在琢磨这个街区该怎样攻占,那个要点如何固守。老一辈革命军人虽然不懂什么叫职业化,却具备高度的职业精神。这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军人都梦求胜利,但你舍得为胜利付出什么,正是称量职业精神的天平砝码。莫忘了准备打仗是一代又一代军人的“寂寞长跑”,一代人“掉棒”将抵消几代人的默默耕耘,更会给上战场的人带来无法弥补的后果。

一个周日,一位将军准备给某课题组成员上辅导课,其他机关干部可自愿参加旁听。

“周日”“旁听”“自愿”……通知虽然发下去了,但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有谁会来?

然而当将军走进教室,除课题组成员外,偌大的教室被旁听者挤得满满当当,有的改变了陪伴家人的计划、有的放弃了预约的医院专家号,许多人从办公室自己搬来凳子“加塞”……

将军的眼眶热了:“这比宣誓更让我相信一支军队的明天。”

话题四●制度创新

●更有力的制度设计,不是往脑子里塞东西,而是让它转起来。

●让打仗的人才“万马奔腾”,不能把希望系于伯乐。

“军官的培养,是最艰苦的战争准备。”刘伯承元帅百战余生的这句箴言,常常让一位战区首长想起一段往事——

那时他在航空兵部队当师长,发现一名小伙子是好苗子。然而受框框所限,只能在机关中“闪转腾挪”为其解决职务。小伙子不负所望,精研打仗,成为远近闻名的空战人才。

时间推移,小伙子已是师里的科长,碰到了发展的“天花板”。为了保住“千里马”,这位师长亲自找到原军区空军首长汇报协调,最终利用一个干休所政委的职位,解决了正团的出路。

从此,许多重要演训活动中,花名册上常见到一名干休所政委,却在中军帐里屡屡出手不凡。

现实中“伯乐相马”的佳话,却让这位战区首长几多忧思:习主席强调要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我们这支军队不应再有这种“轶事”。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让打仗的人才“万马奔腾”,更不能把希望系于伯乐。

踏访战区,关于联合指挥人才的培养方案、素质模型、建设规划等制度并不鲜见,然而更有力的制度设计,不是往脑子里塞东西,而是让它转起来。

一位将军想起了“千金买骨”的成语——

《战国策》记载,一位国君求千里马,三年不能得。一位侍臣主动请缨,却只买回一具马骨。国君不解,侍臣告诉他:千金买骨,何愁千里马不至?后来果不其然。

一位参谋想起了美军的尴尬史——

美军联合作战体制建立36年后,陆军为召唤肉眼可见的舰队火力支援,电话先要打回美国本土协调;海军拒绝为陆军直升机加油,因为“先要说清楚谁掏加油费”……

一直到立法设立了“联合专业军官”类别,指定至少1000个“关键性联合职位”由联合专业军官担任。同时规定被提名晋升将军必须担任过一次联合职务,才使联合职务从过去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成为如今人人向往的“香饽饽”。

“国家存亡之本,治乱之机,在于明选而已矣”。两个例子,异曲同工。只有树立联合优先的用人导向,从而让广大官兵认识到,唯有不断提高联合素养,个人发展才会有好出路,联合制胜才会有依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