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军营】“陆军新锐”变身“钢铁侠”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陈广照 钱晓虎 代烽责任编辑:柳晨
2017-01-26 16:55

【2017新春走军营】


某新型火炮正在对目标进行实弹射击。李勇摄

改革强军时不我待。春节前夕,当全国人民忙着回家过年的时候,承担信息化陆军试点任务的第1集团军某旅官兵依然争分夺秒奋战在转型改革最前沿——

“陆军新锐”:转型领跑步履疾

记者 陈广照 钱晓虎 代烽

寒气逼人的江南丘陵,一架无人机悄然升空。

爬升、突防、盘旋……灵巧的“空中鹰眼”很快完成对蓝军前沿及纵深目标的空中侦察,抵近潜伏的侦察兵林持灿果断呼唤火力支援,给“敌”方致命一击……

农历鸡年的脚步越来越近,记者一行来到皖东瑯琊山下的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采访,正赶上旅里组织指挥保障演练,一股浓烈的硝烟味扑面而来。

“从2015年9月起,随着数字化新装备批量列装,我们旅成为现代化新型陆军的探路者。使命如山,谁能怠慢?”正在组织演练的旅参谋长朱纯玉介绍说,“全旅数十种新装备,涵盖百余个专业,没有现成的样板,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从机械化到信息化,跨越有多大?“打个比方,以前我们侦察兵的步枪射击必须扣动板机;现在,坐在屏幕前轻摇控制杆,就能完成瞄准到击发的全套动作。以前,侦察手段很单一,只能获取数公里内的情报;现在,光依靠无人机,就能轻易获得百公里外的信息。”作为侦察兵,林持灿用直观形象的比喻,让记者眼前一亮。

“以前,优秀步兵的标准是大嗓门、铁脚板、满手茧;现在,一个合成步兵营就有十余个兵种、数十种专业。”登上新型装甲指挥车,四级军士长曾荣华这样解答我们的提问。记者眼前的新型指挥车,内部空间再没有原先的憋屈和凌乱,取面代之的是舒适的皮质坐椅、整齐的各型通信和指挥终端。一字排开的显示屏上,数百公里内的地形、路况、水文以及兵力部署等战场态势一目了然,“新型步兵,是一群装上信息化翅膀的钢铁侠!”

说话间,我们乘坐的战车已开始突击。越过沟坎、翻过障碍、趟过水坑,强大的8轮驱动技术带着铁甲身躯如履平地。

“没有新装备心急,有了新装备心慌。”一边操作指挥网,曾荣华一边向记者介绍当初的窘迫。靠“吃老本”是否玩得转新装备?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为此“好几天没睡着”。可曾荣华也有自己的绝招——问!“问,要问透,问到别人不耐烦,问到后来师傅们见了我就跑。”曾荣华笑着调侃。

正是这求知若渴的“问”,让曾荣华和战友们在短短的半年内顺利完成指挥网络系统构建攻关任务,编写完成13万字的《信息系统训练指导手册》,为新装备形成作战能力奠定了坚实的第一步。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他们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用打仗的姿态,争分夺秒地完成了800多个课目的联调联试,发现并解决问题2200余个,采集各类数据3万余条。不到一年,指挥控制、情报侦察、火力打击等作战要素初步实现“互联互通”!

夕阳西下,营区周围的鞭炮声、爆竹声此起彼伏,过年的氛围越来越浓烈,可官兵们却丝毫没有回撤的意思。偌大的训练场上,闪动着官兵奔走忙碌、埋头苦练的身影。

“有了信息指挥系统,不等于具备指挥能力。”训练场一隅,正在测试电台新功能的旅长朱大治坦言,“现在,各型武器平台高度聚合,如何攥指成拳,考验指挥员的素质。”过去这一年,旅党委加快追梦脚步,制定刚性学习训练机制,采取模块编组、能力升级、随学随考等多种形式,逼着机关干部从头学、从严练。年底,近百名机关干部成功考取了“关键岗位操作手资格证”。

“我们的坚守,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平安回家。”在合成三营采访,营长郭学亮正在忙着解决演练中发现的问题。他介绍说,营前面加“合成”二字,意味着集装甲步兵、炮兵、侦察兵、工兵等诸兵种于一体,“一个营就是就是一支独立作战力量。”但如何适应快节奏、高强度的现代战争?他坦言“挑战巨大,来不得半点松懈。”

“我的经验是,在打仗中学习打仗!”谈起去年11月的实兵演练,郭学亮两眼放光。当时,他率领合成化蓝军与某特战旅展开防卫与破袭对抗。在昼夜连续较量中,他们运用无人机、红外、雷达等多种新型侦察手段,发现并摧毁“红军”20多个要点目标,在近百个点位上灵活调配运用各种火力,坚守4天3夜,成功化解了红方一次又一次攻击波。

“以前的夜战,需要用各种照明弹把天空打亮;现在,只需把侦测器材切换成夜间模式。”在“编余”营长张春雷看来,这场对抗凸显了信息化装备的威力。为什么是“编余”?张春雷笑着解释:合成营改革,营级岗位编制压缩,很多干部“在岗无编”。但是,在张春雷眼里,只有“编余”的干部,没有“编余”的工作。去年,他用4个月的时间,解决了困扰多年的不同信源、不同类型情报信息融合难题。

“只要穿一天军装,就谋一天打仗的事。”张春雷的话,也道出了这个“特殊群体”的共同心声。去年以来,旅里共有数十项技术创新、重难点课题攻关成果出自“编余”干部之手。

其实,为转型尽力的何止是他们!政委杨华讲了一个真实故事:去年底,一场检验性演练在漫天飞雪中展开。4名即将退伍的战士在潜伏点一趴就是两天两夜。完成任务时,双腿已被冻僵。战友们用担架把他们抬下山,用热水袋敷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的腿才渐渐恢复知觉。第二天一早,这4名战士又准时参加了向军旗告别仪式……

豪饮孤独当美酒,深藏功与名。如何面对改革强军?他们用无声的行动作出了响亮的回答。

夜色渐浓,华灯初上。此刻,机关办公楼内,不少房间亮起了灯。记者走进参谋部自动化站,站长刘祖刚正在电脑前推敲指挥链路的改进方案。一年多来,就是在这方寸屏幕间,刘祖刚和战友用无数个不眠之夜,拼出了信息化转型的一个个时间“刻度”:第一次新装备全系统网络规划、第一次全系统实装实距动态检验、第一次系统实兵对抗……

采访中,刘祖刚的电脑屏保吸引我们的注意:画面上,刘祖刚和几名将军在训练场合影留念,大家的笑容是那样热烈、开怀。刘祖刚介绍说,去年底,该旅接受上级考核验收,100余项考核内容,成绩全优——这宣告了一支信息化“陆军新锐”的破茧新生!集团军8名常委闻讯,专门赶赴现场,为他们举行了一场隆重的战地颁奖仪式……

“军旅难忘,是因为它给了每名战士一段刻骨铭心、热泪盈眶的回忆。我庆幸,自己是这场伟大变革的见证者。”走出办公楼,路旁灯箱上的一句感言让我们心头一热。

夜已深,营区外的夜空被喜庆的烟火点缀得越发美丽;记者身后,办公楼里的灯火依然一片。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