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来,七个军区善后办“办”得咋样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张放 李小平 谢机有等责任编辑:李晨
2017-01-27 01:39

2016年1月16日零时,七个军区善后办正式履行职能。运行一年来,善后办“办”得怎么样?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以整版篇幅盘点了七个军区善后办过去一年的“成绩单”,从中感受善后办官兵“善后不落后、善后有作为、善后建功业”的担当和风采。

成都军区善后办组织机关干部射击考核。王俊摄
 

2016年1月16日零时,七个军区善后办正式履行职能。善后办虽不在改革建设第一线,但担负的任务与改革建设息息相关,这里虽是一个临时性机构,但必须对军队长远建设负起应有的历史责任。在这个战场上,官兵面临的挑战绝不轻松。

改革车轮滚滚向前。一年来,随着一个个新组建机构挂牌成立,一支支部队转隶移交,国防和军队改革不断取得新进展。改革强军辉煌征程的背后,离不开善后办这个特殊机构的强力助推,离不开善后办这个光荣群体的默默奉献。

一年之前,我们以“善后办怎么办”为主题组织了一组报道,展现了七个善后办开局起步的良好风貌。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了,善后办“办”得怎么样?让我们一起盘点七个军区善后办过去一年的“成绩单”,从中感受善后办官兵“善后不落后、善后有作为、善后建功业”的担当和风采。

成都军区善后办100件棘手难题“挂账销号记”

■李小平 谢机有 记者 张放

1月中旬,连日的雾霾散去,明媚的阳光照得午后的蓉城温暖舒适。成都军区善后办某干休所老干部仇裕民走出房门,抬头看着公寓楼施工紧锣密鼓,心里十分舒畅:“善后办很能干呀!”

仇老眼中的这幢公寓楼得来不易。2004年,这个老干部住房改造工程就已立项,但因为有7户老干部反对,而一直未能动工。在善后办耐心细致的工作下,2016年11月,终于所有老干部都在《住房改造许可意见书》上签了字,这个拖了12年之久的安居工程得以动工。

这刚好是成都军区善后办成立一年以来,在善后工作中解决的第100件棘手难题。每解决一个难题,善后办的解难手册上就多一个“√”,这100个“√”背后,是善后办官兵迎难而上、敢于牺牲的无私付出。

跑的次数太多了,他觉得驾驶员太辛苦,干脆自己骑上电动车风里来雨里去

2016年11月,原成都军区某部退休干部孙剑平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户口簿。这一天,他等了整整11年。

1999年,孙剑平购买了军队集资住房,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当时既没有办理房产证也没有签订购房合同。2005年,孙剑平退休,由于拿不出现有住房的有效产权凭证,一直未能在居住地办理落户手续。

2016年初,张剑平的移交安置工作被作为遗留问题,从原单位交到了成都军区善后办。老干部处处长彭科了解情况后决定“跑跑这件事”。

彭科拿着单位开的证明和张剑平来到派出所,管户籍的民警了解情况后直摇头:按规定,必须要有民政局的函件才能办。

到了民政局,又要求出具房屋产权凭证。彭科和张剑平一起翻箱倒柜找当时单位的购房意向书、交款收据。为了更保险,彭科还找到小区的物业、水电、通信等部门,把近些年的物业收据、通信安装协议书、水费缴费记录等,只要能证明房子是张剑平的材料都收集起来,装进文件袋。

材料拿到民政局,办事人员很热情,但还是办不了:这些材料没有法律效应,不能作为办理依据。

难!难!难!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但彭科没有放弃,仍然积极与土地、房屋管理、民政、公安等部门保持沟通协调。那段时间,彭科白天几乎都奔走于张剑平家与这几个部门之间。

一开始,彭科还用单位的公车,后面觉得驾驶员太辛苦,干脆自己骑上电动车跑。看着彭科为自己的事天天风里来、雨里去,张剑平心里过意不去:“落不了户就算了,反正大半辈子都过了,也不在乎后面这点时间。”

“只要不放弃,办法总比问题多。”在彭科的努力下,他们最终与有关部门达成一致,凭借张剑平原单位与军事设施建设部门等4方签订的《产权处置协议书》,成功办理了落户手续。

张剑平的落户难题只是成都军区善后办成立时,接手的百余遗留难题中的一件。这些难题大多时间跨度大、利益牵扯广、问题成因错综复杂,个个都堪称难啃的“硬骨头”。

“就算是‘硬骨头’,我们也有钢口铁牙。”善后办将这些难题进行梳理分类,按业务归口分到各个部门,落实责任人,签订责任书,一批久拖不决的棘手难题终于得以解决。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