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少时只有2千余人的东北抗联为何能坚持14年?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叶雷责任编辑:陈婕
2017-02-11 03:36

《我的抗联岁月: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述史》一书,通过20位健在的东北抗联战士、家属或后代、亲历者、研究者原汁原味的“小叙事”,让有血有肉的事实来说话,再现了东北抗联历史的真实鲜活与生动丰满……在这里,每一个战士都是一部战争史,他们的平凡与坚实、壮美与崇高是对当时的参照,也是对未来的预言,更是对中华儿女永远的感召。

“小叙事”的大意义

■叶 雷

从抗日义勇军、救国军、自卫军,到东北人民革命军、东北抗日联军,名称变换的背后是什么?东北抗联14年白山黑水游击战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作为我党建军史上的三大艰苦斗争之一究竟苦到什么程度?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周保中、李兆麟等著名英雄抗战的细节如何?著名英雄背后还有怎样的无名英雄?他们的个人命运在国家前途面前是如何书写的?……每一个战士都是一部战争史,他们的平凡与坚实、壮美与崇高是对当时的参照,也是对未来的预言,更是对中华儿女永远的感召。

《我的抗联岁月: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述史》(中信出版集团)一书,通过20位健在的东北抗联战士、家属或后代、亲历者、研究者原汁原味的“小叙事”,让有血有肉的事实来说话,再现了东北抗联历史的真实鲜活与生动丰满。这些口述者,包括从外地逃难而来的战士李在德、不想当亡国奴从伪军起义而来的战士陆保平、17岁就加入抗联的战士潘兆会、当时的地下交通员赵三生、苏联红军通信连里发密电的孟宪德、没上过学的苏军翻译周淑玲、“八女投江”的见证人胡真一、立大功的“放牛娃”张正恩……以及杨靖宇、冯仲云、赵尚志等抗联英雄的后人。

历史是有温度的,更是有温情的。尽管《我的抗联岁月》属于“小叙事”,但却不是各种事件的杂乱堆砌,而是以“抗联岁月”为本,以熟悉的历史活动为开端,在口述者娓娓道来的片断事件中逐步将读者引入熟悉事件的“陌生化”境界。口述者的经历、内在世界和经验意义不仅会唤起我们的同感,在影响和震撼我们心灵的同时又牵引着我们去寻找那些“陌生化”了的熟悉事件背后隐匿的道理。这种通过意义串缀起来的“小叙事”呈现的理性和逻辑,对灵魂的激荡远比“大叙事”直接揭示的形式、规则和规律要深刻得多。

比如,在每一位口述者都有关于共产党员的描述中,我们就可理解最多时只有3万余人、最少时只有2000余人的东北抗联为何能坚持14年;在他们关于“密营”的描述中,我们不仅为抗联的艰难与创举震撼,也会更清楚日伪大规模“归屯并村”的目的;在冯忆罗说“我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罗登贤同志”时,我们不能不为那种特别的战友情深震撼;在冯仲云向东北局上交抗联组织关系、档案、党费时,我们会更加理解共产党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会更理解抗联在艰辛之中从不向日寇低头的另一层原因。

“围火齐团结,普照满天红,锐志那怕松江晚浪生。”“烟火冲空起,蚊吮血透衫,热忱踏破兴安万重山。”“草枯金风急,霜晨火不燃,镜泊瀑泉唤起午梦酣。”“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让我们铭记东北抗联的艰辛历程,铭记今天和平幸福的来之不易,豪迈壮志激励我们奋发新的长征。聆听先辈们的口述,目睹书中附载的珍贵手稿、日记、大量照片和当时印刷的出版物,想起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抗日游击战,对比之下不能不令人感慨:中国共产党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而这,也许正是历史镜子最有意义的那部分。

读《我的抗联岁月》,为“一息尚存,必驱日寇”的意志而慨叹,为“宁可战死,也不吓死”的气节而折服。东北抗联第一军第二师传令兵黄殿军在杨靖宇牺牲现场亲耳听见日本人说:“中国人里杨靖宇这样的人再多几个,我们日本就得亡国。”每一个中华儿女都成为今天的杨靖宇,这就是对抗联的最好纪念,就是对和平的最好珍惜。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