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庫魯木都克邊防連官兵︰耳邊風聲呼嘯,內心獨守寧靜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強 周超 楊從榕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1-26 00:10

軍旅青春是綠色叢林,是戈壁荒原,是陽光炙熱下的奔跑,是寒風驟雨中的佇立。

有這樣一群人,這樣一種青春故事,它並不怎麼出眾,卻能觸動人心。他們在堅定中成長,在成長中堅守,在鮮為人知的戰位,把自己站成了一道風景。

什麼讓你振奮,什麼讓你沉默,什麼讓你溫暖……觸踫他們的青春、他們的世界,你的心里就會有了答案。

“你沉默,我陪你一言不發;你歡笑,我陪你山呼海嘯。”初雪將至,庫魯木都克群山寂寂、山河靜美。邊防軍人用腳步丈量大地,祖國山河會銘記他們的跋涉與汗水。

人生總有不期而遇的溫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願我們路過他們的世界,收獲成長。

——編 者

“路過”成長︰攀一座山追一次夢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 強  通訊員 周 超 楊從榕

克依斯爾和戰友巡邏抵達點位,這是他們向著岩壁敬禮。

佇立邊防線上,耳邊風聲呼嘯,內心獨守寧靜

起初,庫魯木都克邊防連維吾爾族戰士克依斯爾怎麼也想不明白,如此陡峭艱險的勇士峰,為啥每次任務大家都搶著參加。

從小生活在南疆,克依斯爾爬過不少山。他的家鄉在喀什地區疏勒縣,那是一個被群山環繞的小鎮。

小時候,克依斯爾的姐姐和哥哥經常帶上他這個“小不點”爬山。在這個不富裕的家庭,兄妹三人最開心的事就是叫著鎮上的小伙伴到附近山上玩耍。

年輕的心愛冒險,這是孩子的天性。

長大了,他們開始比賽誰能最先爬到山頂。爬山的路都是山上的便道,爬上去並不容易。有座海拔2200多米的山,克依斯爾15歲時,一口氣爬到山頂需要3個小時。

山頂一片開闊,克依斯爾和哥哥望著山下,風吹干了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他沒覺得冷,反而感到一種暢快。直到後來他走進邊防連,爬上一座又一座更高的山,他才明白那種“暢快”,其實是一種戰勝自己後的快感。

“你站得低,山就會困鎖你;你站得高,山就是你審視的對象。你的‘對手’並不可怕,它往往會激發你的潛能。”此刻,跟隨排長周蕩攀登勇士峰,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這次機會。這位連隊“土生土長”的排長一路鼓勵身邊第一次攀登勇士峰的戰友們。

黑色的皮質作戰靴,用力蹬踏風化的碎石;頭頂的烈日,毫不留情地炙烤著裸露的皮膚……

走到一個風口,克依斯爾體能即將耗盡。“你站得低,山就會困鎖你……”此時,周蕩的話如一劑強心針讓他重拾勇氣。

這是一段陡峭的斜坡,克依斯爾拖著沉重的身子,費力地跟隨隊伍向上攀爬。身邊的班長、中士朱成才提醒他︰“把步子放大,盡量保持頻率。”

盡管爬過不少山,但此刻的克依斯爾才真正體會到,在缺氧狀態下,征服陡峭的雪山是多麼艱難——每攀登一步都在消耗能量,他仿佛都能听到雙腿關節發出的“  ”聲;肺部像拉著風箱,胸口持續的壓迫感伴隨著陣陣灼痛。

對新兵來說,這是必須挺過的“關卡”。但在老兵朱成才眼里,這是必經的歷練,“多走幾次路,意志就會磨礪得像山石一般。”

海拔4000米的勇士峰,在綿延的帕米爾高原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峰。但對于庫魯木都克邊防連來說,該峰卻因地理位置特殊,需要定期巡守。

“雪山對面就是接壤鄰國,我們用望遠鏡可以觀察邊情。”周蕩一邊走,一邊向克依斯爾介紹。

透過望遠鏡,邊防軍人的目光注視的並非只有風景。站在邊防線上眺望遠方,克依斯爾仿佛突然間懂得了,班長們經常給他講的那句話︰“不虧待每一份熱情,軍人要有軍人的熱血。”

同樣熱血難涼的,還有在連隊“土生土長”的周蕩。

從這條邊防線延伸向北,就是庫木塔干沙漠。周蕩的家,就在沙漠的邊緣。“佇立邊防線上,任憑耳邊風聲呼嘯,內心獨守寧靜。”無數次,周蕩都會在巡邏點位想起遠方的家人。

當想起自己守護的邊防線,與生活在吐魯番的家人緊緊牽系的時候,他的心里就會點燃希望,邊關的寂寞清苦就會在瞬間煙消雲散。

“守邊防線就是守家園,守家園就是守家人。”周蕩轉身,對身邊的克依斯爾說。這句話,克依斯爾記下了。

而這,不就是攀登的意義嗎?

周蕩為界碑描紅。

他的身後,是更多堅定的腳步

庫魯木都克邊防連坐落在峽谷深處,每天日照時間只有數小時。

新兵下連,克依斯爾這個習慣了南疆“暖陽”的小伙子,來到“數著時針找陽光”的連隊。經過長途顛簸,抵達連隊是下午4點,夕陽已照在營房對面的山腰上。

那是元旦前的一天,凜冬將至。風吹在臉上生疼,克依斯爾的落寞也寫在臉上。

這些都被周蕩看在眼里。這是個帶兵經驗豐富的“老邊防”,臉上的皺紋盡顯滄桑,眼神中卻有種“歷盡千帆仍少年”的坦誠。走上前,他俯身幫克依斯爾拎行李,悄然說道︰“我們這里不比家里,別想家!”

剛到部隊,誰都會想家。周蕩沉默少言,但他的細心和熱心腸在連隊也是出了名的。這些年哪個想家的戰士心里想不開、有了疙瘩,他都想辦法開導。

但其實,周蕩自己也有“想不開”的時候。

入伍8年,他兩次考學失利,曾一度陷入情緒低谷。有大半年,他消沉迷茫,甚至把戰友的安慰“臆斷”為不友善的“嘲諷”。不出任務、沒有訓練時,他把自己“憋”在宿舍,關上心門不願與戰友交流。

那一次執行任務,是老兵王亞平最後一次離隊前上山巡邏。前往點位的路石和標記,他都記得清清楚楚,一起巡邏的戰友在某個點位說過什麼樣的話、經歷過什麼樣的險情,他和周蕩邊走邊回憶。

“人生路就像腳下的路,路過高低不平,路過坎坷顛簸,誰沒有摔過跤呢?”走完這段巡邏路,王亞平故意落在了周蕩的後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說道︰“能夠‘踏平坎坷’,靠的是堅毅勇敢的心……”

所有人的堅強,都是柔軟生的繭,王亞平就這樣走了,走時周蕩去送他。看送老兵的汽車順著山路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路的盡頭,他的眼淚順著臉頰一直流下來。

接下來兩年,周蕩兩次榮立三等功,被順利保送去讀軍校。

畢業時他選擇了再次回到庫魯木都克。如今的他,已成長為一名邊防線上的新排長。

每次走向勇士峰,他的腳步都是如此堅定。在他身後,是更多堅定的腳步。

穆鑫和戰友栽種樹苗。

看到界碑的那一刻,淚水突然模糊了雙眼

穆鑫的家人一心一意讓他去當兵。父母告訴他,去吧孩子,去成就一番事業。

當兵前,穆鑫迷上了網游。學過一段時間機械操作技術的他,那時在一家私企打工。閑暇時間,他基本都泡在網吧。

體檢、政審,走向綠色軍營,他如願穿上軍裝。來到庫魯木都克邊防連後,一到閑暇時間,從連部領回手機,他便“技癢”難耐,鑽進學習室酣暢地打游戲。

學習室外,中士陳義龍一直盯著穆鑫,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入伍前,家庭條件優越的陳義龍也沉迷游戲。大三那年,他因為受一部軍旅電視劇感染報名參軍。三個月後,他被分配到庫魯木都克邊防連。

寂靜的高原、艱苦的生活,每天除了巡邏執勤,能夠摸到手機的時候他打游戲,摸不到手機的時候他想打游戲。見此景,他當時的班長每天帶他沖山頭、練體能,每次巡邏都帶上他歷練,才讓他漸漸遠離了虛擬世界,戒掉了游戲癮。

也許是巧合,新兵下連,穆鑫被分在了陳義龍的班里。

高原的烈日炙烤著山崖,前往19號界碑執行任務的巡邏分隊,需要攀登一段2公里的斷崖。這對每一個人都是考驗。當大家疲憊地走完這段路,看到界碑的那一刻,穆鑫突然感到眼前模糊一片,淚水不知何時溢出了眼角……

站在海拔3800米的山頂,五星紅旗在官兵手中飄展,界碑矗立在高山上。擦拭界碑、給界碑描紅,陳義龍帶著穆鑫完成整個勘界任務。

看到穆鑫對著界碑深情宣誓的樣子,讓陳義龍的眼前浮現自己當年的青蔥歲月。

“成長需要扛起肩負的責任和義務,成熟則需要扛起更多責任和義務。”不久,連隊改造營門前108米路面,大家白天晚上連軸轉,經常連午餐都在工地上吃。

半個月後,當筆直平整的水泥路面竣工,穆鑫已被曬得黝黑,他打電話給已經退伍的老班長陳義龍說︰“游戲怎麼打,我都忘了。”

一年後的這一天,再次到19號界碑巡邏,穆鑫已經成長為連隊的班長,他的身後是一群更新的面孔。

站在隊伍前面,擦拭界碑、界碑描紅……每一個動作穆鑫都做得神聖而莊嚴,就像他的班長陳義龍當年的樣子。

馬源浚和軍馬在一起。

夢想如夏花般絢爛

如果不是穿上軍裝,上士馬源浚不會那麼透徹地領悟到“生如夏花般絢爛,死如秋葉般靜美”這句話的含義。

馬源浚的家在寧夏,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是父母眼中的寶。

那年3月,下連來到庫魯木都克,在班長楊金星帶領下,他第一批參加某點位巡邏任務。翻過崇山峻嶺、踏過雪野溝壑,巡邏分隊在53號墓前停了下來。擦拭墓碑、齊敬軍禮……再出發時,班長給馬源浚講起軍馬“53號”的故事。

那是2004年8月的一次巡邏途中,“53號”馱著時任連長劉春曉,行至險峻山腰,突然前蹄被石頭絆住,它使勁掙扎,眼看著就要滑向峽谷。

危急時刻,“53號”前蹄豎起、弓身一彈,將背上的連長甩在地上,而自己卻墜入深谷。

在邊防軍人眼中,軍馬向來都是訓練有素、有情有義的“戰友”。

老邊防常說,軍馬倒下時,會把頭朝著前進的方向,成為戰友前進的路標。回望墓碑,恍惚間,馬源浚眼前仿佛出現“53號”倒下的瞬間。

在邊防一線,這樣的犧牲不勝枚舉,但多數情況下,堅守的日子是靠每個人一點一滴的奉獻積累著。“庫魯木都克”在柯爾克孜語中意為“亂石灘”,駐守在這里的軍人每天面對的環境遠比想象中要惡劣。

亂石林立、土地鹽堿化嚴重、一年四季不見綠色……

那次巡邏歸來,馬源浚一直想為連隊做點啥。當種樹的想法冒出來時,馬上遭到戰友們的反對。有人說︰“在這里想要種活樹,那就是一個夢。”

勵志的青春,就要追一次夢。馬源浚挨個去“動員”,一個星期後,戰友們還真的被他說動了。

大家一起從河灘取土、在後山開闢土地,施有機肥、輸營養液、加固定樁……上百的樹苗被栽種在後山上。那是一個春天,經過一個夏天的呵護,又一年的春天到了,幾棵存活下的樹苗吐出嫩綠的芽。

到了夏天,軍嫂來隊探親,他就鼓勵戰友帶著家人到後山看看戰友們播下的綠。在他心中,夢想的“種子”無論在多麼貧瘠的土地上也能生根發芽。

夢想如夏花絢爛。在連隊,這樣的追夢人不少。

炊事班班長楊繼雄的戰位在三尺灶台,他的“武器”是鍋碗瓢盆,任務是做出美味菜肴,這些他都干得明明白白︰“高原艱苦,我的任務就是要讓官兵感受到家的溫暖。”

馬上就是列兵王啟明的生日,他的班長悄悄找到楊繼雄,“別忘了給這個娃娃準備一個小蛋糕。”

第二天,一個小型生日會在餐廳舉行。伴著搖曳的燭光,戰友們的聲聲祝福,讓19歲的王啟明雙眼閃著淚光。在操作間忙碌的楊繼雄掀起簾子,看著餐廳的熱鬧場景,他感到一種別樣的滿足。

又過了一天,王啟明等幾名新戰友一起來炊事班向連隊最老的班長楊繼雄道謝。連隊最老的兵和最小的兵,把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那天漫天風雪中,再次巡邏至“53號”墓碑前,楊繼雄和戰友一起莊嚴敬禮,迎著風雪,他們向下一個點位走去。

下一個點位,途中依舊風雪不止。夢想在前,他們的步履依舊那樣堅定,那樣匆匆……

楊繼雄在連隊溫棚育種。

(楊從榕 攝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