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40年前,《解放军报》“牵线”促成了这样一段美好姻缘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李全茂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1-01-11 08:18

“红娘”牵线

■李全茂

插画:徐金鑫

2021年的1月4日,是白巨光与徐柏莲结婚40周年的纪念日。就在这天,白巨光从广西南宁打来电话,说他和徐柏莲有一个心愿:你如果见到《解放军报》的同志,请代向他们问好。他说,《解放军报》是他和徐柏莲之间的“红娘”。他们结婚40年了,两人一直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解放军报》,感谢《解放军报》成就了他们的美好姻缘和幸福美满的家庭。

白巨光的电话,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40年前。

1980年,我在原第38军113师高射炮兵团政治处宣传股任新闻干事。3月初的一天,我到二营五连了解情况,寻找新闻线索。连队指导员梁文图向我介绍了几天来的好人好事,最后讲到了二班长白巨光正确处理恋爱关系的一件事。

白巨光是四川垫江县人(现属重庆市),1977年入伍。他入伍前,和老家一位女孩建立了恋爱关系,互赠了照片和礼物。白巨光入伍后,双方鸿雁传书,关系密切。1979年,部队提干政策发生变化,即由原来直接从优秀班长中提拔干部,改变为军事院校培养干部的制度。这样一来,已经成为班长的白巨光不能直接提干,必须先考军校。但白巨光文化水平不高,很难考上军事院校,提干希望因此变得渺茫。与此同时,女方有了在信用社的工作。考虑到白巨光复员以后两人可能面临的现实差距,女方开始疏远白巨光,信写得少了,字里行间流露的情感也平淡了。

几年的感情怎能就像天上的白云一样,说没就没了。白巨光急在心里,一连几天闷闷不乐。连队指导员看在眼里,考虑到白巨光年龄也不小了,是该考虑婚姻问题了,就批准白巨光回家处理私事,并在他临走前特意反复叮嘱:“认清对错,别办糊涂事,别犯错误。”白巨光向组织保证,一定会处理好个人问题。

白巨光千里迢迢回到家乡后,首先找女方进行了耐心地交谈,希望继续保持恋爱关系。但女方不为所动,执意要分开。白巨光只好忍痛同意结束恋爱关系。

听说白巨光回来了,一帮老同学、老朋友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地给他出主意,甚至有人说要帮他去找女方理论。白巨光严肃地拒绝,并表示:“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但我不能照你们说的去做,因为我是共产党员,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再说,强扭的瓜不甜,即使硬捆绑成夫妻,将来也不会幸福的。”第二天,白巨光主动找到女方,把她的照片、她送的礼物都退还,并祝她幸福。

想到部队训练任务重、工作忙,白巨光归心似箭,很快返回部队。回连队后,他认真带领全班搞训练,在火炮基础知识考核中,他们班取得了全连第一名,他个人也获得了全连军事理论考核第一名。他还刻苦学习文化知识,在连队组织的初中物理、数学考核中,取得了第二名。此外,白巨光还被连队评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标兵”。

我被白巨光的故事深深感动。我感到,白巨光的思想和做法,具有较强的代表性,既可以教育部队官兵,也可以引导年轻人正确处理恋爱婚姻问题。我把白巨光如何处理恋爱受挫的新闻消息立刻写出来,投进邮筒,发给解放军报社。

军队干部制度改革以后,一部分文化程度不高的班长面临着和白巨光相似的情况。《解放军报》的刘代文编辑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对我的这篇稿件进行了编辑,发表在《解放军报》1980年4月18日的二版,题目是《未婚妻嫌贫爱富不足惜 白班长正确处理品德高》。

这条新闻一发表,立即引起强烈反响。一连几天,赞扬白巨光的信件像雪片一样从四面八方飞向解放军报社。有的女青年被白巨光崇高的道德情操所感动,在来信中赞扬白巨光的同时,还提出要和他建立朋友关系。《解放军报》编辑部收到这些信件后,进行了登记存档,把信件又转给了白巨光。

在众多女青年寄来的信中,武汉钢铁公司北湖农场的食堂会计徐柏莲的信让白巨光最受感动。在信中,徐柏莲对白巨光的爱情遭遇给予了深深的同情。她讲道:“难道一个当兵的就不值得爱吗?没有他们,祖国的大好河山就要受到侵略者的蹂躏,祖国的四化建设就没有可靠的保证,人民群众就没有幸福的生活。白巨光在情感受挫的情况下,讲道德,讲修养,不埋怨对方,不做过激行为,不背思想包袱,公而忘私,安心部队,认真学习,刻苦训练,取得了那么优秀的成绩,多么好的同志啊。我要用自己一腔炽热的爱去温暖那颗受过创伤的心。”

后来,在部队领导的支持下,白巨光给徐柏莲写了回信。

徐柏莲收到白巨光的回信后,非常高兴,马上回了信。不久后,两人开始了书信来往的恋爱关系。几个月后,白巨光向组织提出,要和徐柏莲结婚。

部队研究后,表示热情支持,特批了他的假期。白巨光没有到过武汉,教导员唐保民向团首长请示,建议派二营副教导员杨国旺陪他到武汉,代表部队祝贺他们喜结良缘。

尽管白巨光已经与徐柏莲通了多次书信,并互寄了照片,但毕竟还没有见过面。再说,武汉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她?为了不出差错,双方商定了见面的具体办法:徐柏莲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等白巨光,具体位置是从北面桥头往桥上数,第六根电线杆(路灯)下面,并且手拿一份《解放军报》,面向北方。白巨光身穿军装,也手拿一份《解放军报》,由桥北向南行进。副教导员杨国旺陪同前往。

那天,白巨光和杨国旺按照约定,在武汉下火车后,坐公共汽车赶到武汉长江大桥,从北面桥头往桥上走。没走多远,白巨光就看到了早已等在桥上的徐柏莲。徐柏莲也老远就看到了他。两人向对方飞奔过去,紧紧握手,你一言我一语地畅谈起来。

为了不打扰他们,杨国旺站在距他们较远的地方,欣赏滚滚的长江水和一艘艘繁忙的船只。过了一段时间,白巨光和徐柏莲才发现忘了杨国旺,连忙过来道歉。杨国旺笑着说:“这个时候你们忘了我,我完全理解。”

他们一起回到北湖农场,随后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白巨光、徐柏莲结婚的喜讯传回部队,官兵就像自己家里有了喜事一样,一个个喜气洋洋,奔走相告。二营教导员唐保民高兴地一遍又一遍说:“家有梧桐树,不怕引不来金凤凰。”当然,很高兴的还有《解放军报》的编辑们和我自己,因为我们无心插柳柳成荫,成就了战友的一桩美满婚姻。

我高兴了一阵,就急急忙忙趴在办公桌上把白巨光结婚的事写成了新闻稿,立即发往解放军报社。刘代文编辑一接到稿件立马编辑,并很快在二版刊发《徐柏莲心灵美报社牵线 白巨光情操高喜结良缘》。编辑部还配上了短评《品德高尚人人爱》:白巨光和徐柏莲远隔千里,素不相识,为什么能彼此相爱?原因就是白巨光的行动使这位姑娘深切感受到,白巨光确实是个讲道德、有修养、品行高尚的人。如果每一个干部战士都讲文明,有道德,懂礼貌,都使人民群众见了觉得可敬可爱,那么我们军队在群众中的形象也就会更美好,威望也就会更高。这篇消息的发表,又在军队和社会各界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白巨光结婚后不久,回到了部队,与徐柏莲过起了牛郎织女的生活。第二年秋天,部队批准已超期服役的白巨光退伍复员。

白巨光就要离开部队了,可往哪里去呢?按照战士退伍哪来回哪的安置原则,白巨光应该回四川垫江。如果白巨光一人回四川,他就要和徐柏莲长时间两地分居。那时交通、通信不便,一个村里只有党支部、村委会一部电话,并且不许私用。联系要靠写信,一封信从四川垫江到武汉,快则一周,慢则半个多月。想到这里,白巨光心里很难过、很着急。

考虑到白巨光是连队“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标兵”,是很多官兵和群众关心的榜样,部队又派二营副教导员杨国旺到武汉去,专门办理白巨光退伍一事。杨国旺带着团政治处的介绍信,军、师、团政治机关关于开展向白巨光学习的决定和通知,还有《解放军报》等多家媒体刊登白巨光先进事迹的报纸原件,急匆匆来到了武汉。一连几天,杨国旺辗转于各个部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湖北省、武汉市领导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武汉市同意白巨光退役到武汉,并把他安排到徐柏莲所在的武汉钢铁公司北湖农场工作。

从此以后,白巨光离开了高炮团。他先是在武钢北湖农场团委工作,由于表现突出,被组织推荐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又当了教师,后又做了武钢一个分厂的团委书记。几年前,他和徐柏莲相继退休,现在在广西南宁生活。

1980年4月18日,是《解放军报》报道白巨光正确处理恋爱关系的日子。1981年1月4日,是他们结婚的大喜日子。40年过去了,白巨光和徐柏莲相濡以沫,幸福美满,就像一首诗中形容的那样: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