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在“二次入伍”的“光环”下,为何他还是感觉格格不入?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李剑川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0-11-24 06:54

“光环”之下

■武警北京总队新兵团新兵十四大队新兵一中队新兵  李剑川

2017年9月,我首次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今年9月,我再次报名应征,带着“二次入伍”的“光环”成为一名武警战士。

站军姿、踢正步……在其他战友第一次接触这些训练课目时,我早已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各项训练课目得心应手、条令条例熟记在心。班长眼里,我是素质过硬的训练标兵;战友眼中,我是自带“光环”的“开挂选手”,“最美新兵”“先进个人”等荣誉更是接踵而来。

令我困惑的是,前不久,队长尹鹏在和我唠家常,似乎旁敲侧击地问我是否有什么困难,这让我感到一头雾水。第二天,我本想和战友说说这件事。可原本聊天吐槽热热闹闹的人群在我加入后,很快迅速降温。我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疑惑,大家就已经陷入“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尴尬。

再次回想最近生活训练中的一些细节,我似乎摸到了点“门道”:上周六组织包包子,我分享方法技巧,大家好像并不领情;我被选为“军事小教员”,面对我组织的课后复习巩固,不少人懒懒散散敷衍了事……

难道是我“木秀于林”,所以被战友针对了?带着疑问,我找到了队长,他的话终于为我拨开了迷雾:“剑川,你很优秀,思想政治过硬、军事训练突出、特长才艺也多,但也许正因为这些优点,导致你平时喜欢单打独斗,容易忽略别人的感受。”随后,队长带我回顾了近期的两件事情:上周晚会排练,我和周宗盛都是主要负责人,他认为队形设置与舞台场地大小有冲突,我却不以为然,甚至觉得他在“找茬”,周宗盛虽然生气,但面对我的“光环”只能无奈妥协,而最终队形设计不当确实对舞台效果造成了影响;周末游戏竞赛,我们班的小沈不擅长跳绳,我便当众抢过他的跳绳跳了起来,虽然我们小组获得了第一名,但领奖时他一直低着头,其他战友也兴致不高。

“这些事情虽小,但在无形中影响了你和战友的关系。”队长的话让我醍醐灌顶。原来,我一直沉浸在“二次入伍”的“光环”下,忘了再亮的灯光下也少不了阴影的存在,而这“阴影”就是我没有处理好与身边战友的关系。

周末,中队以班为单位组织对抗拔河比赛,两个回合下来大家都已筋疲力尽,最后关头,我与战友一起高喊着“一二”,取得了胜利。我和战友们拥抱庆贺,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大家一起站上领奖台时,我感到之前总是似有似无的格格不入,终于消失了。

(刘淼洁、刘永生整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